您当前位置:湖南民生网 > 民生要闻 > 头条

开启数字人才刚需时代

2022-08-05 09:25:19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 邱玥

分享至手机

近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向社会公示了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新版大典的一个亮点,就是首次标注了数字职业,数量高达97个。标注数字职业是我国职业分类的重大创新,对推动数字经济、数字技术发展以及提升全民数字素养,具有重要意义。

数字经济催生数字职业

“机器人工程技术人员”“增材制造工程技术人员”“数据库运行管理员”“数字孪生应用技术员”“商务数据分析师”“农业数字化技术员”……从职业大典中这些数字职业的名字就能看出来,伴随着数字技术的发展和应用,数字职业从业者不仅在一二三产业均有分布,而且已广泛渗透到社会生产、流通、分配及消费的各个环节。

人社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在此次大典修订中,为全面、客观、准确反映当前社会职业发展实际状况,将近年来新增职业信息纳入了新版大典,对部分原有职业信息描述进行了更新,并取消了已消亡的部分职业,反映了数字经济发展的需要。

近年来,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5G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加速创新,推动了以数字经济为发展趋势的变革浪潮,数字经济成为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后的现代社会主要经济形态。据有关统计,2021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已达到45.5万亿元,占GDP比重39.8%,数字经济已成为构建我国新发展格局的战略支撑。数字职业在规模庞大的数字经济体量下得以快速发展,从业人员横跨国民经济各领域,已成为驱动我国数字经济产业发展的中坚力量。

在云南工作的陈鑫从事过农业技术推广员、葡萄基地负责人、农资店运营者等工作,2020年开始,陈鑫将土壤、水、植物及环境数字化检测技术与农业生产实践深度融合,为云南葡萄种植户提供数字化的技术服务,帮助葡萄种植户实现从经验种植决策到依靠数据种植决策的转变,切实帮助种植户实现了增产增收,受到农户欢迎。“在数字化时代,农业数字化技术员是农业生产中的重要人才。”格林斯利(北京)农业技术服务有限公司高级农业数字化技术员王应海认为,有了农业数字化技术员的培训、指导、咨询及带操作服务,农业信息化、智慧农业系统等先进科学技术在农业生产一线的落地有了根基,农业数字化技术员让数据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新农资、新生产力。

《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修订专家委员会数字职业标识组组长、中联研究院院长刘建军表示,国家首次专项开展类别化与系统化的数字职业标注,数字技术领域的绝大部分职业成为数字职业,极大满足了数字职业从业者的自我实现需要和社会价值认同。数字职业将成为广大劳动者职业发展的风向标,越来越多的高技术技能人才将投身于数字经济建设的伟大实践,数字人才将面临技术越来越先进、能力水平越来越高的激烈竞争局面。更多“高精尖新”领域人才的竞相参与,无疑会成为推动和促进数字技术加速创新的强大动力。

2022年河北秦皇岛工业机器人操作调整工职业技能大赛日前举行。曹建雄摄/光明图片

在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一汽—大众华北基地,机器人对生产线上的车辆进行操作。新华社发

参赛选手在贵州第一届职业技能大赛信息网络布线赛项中作业。邓刚摄/光明图片

“5G+工业互联网”推动制造业实现数字化转型。新华社发

数字职业面临较大缺口

“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要加快数字化发展,建设数字中国,并对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政府建设作出了系统部署。我国将发展数字经济与数字技术创新定位为国家战略,这意味着数字职业将面临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从数字职业的产业分布来看,目前在我国数字经济五大产业类别中,大部分数字职业集中在数字技术应用业,数量占比46.4%;数字化效率提升业和数字要素驱动业的数字职业占比分别为19.6%及17.5%;数字产品制造业和数字产品服务业的数字职业占比分别为9.3%和7.2%。刘建军以此分析认为,制造业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基础产业,服务业是社会经济发达的增量产业。从长远趋势看,随着制造业、服务业数字化转型和高质量发展,这些领域的数字职业将进一步增加,值得关注。

从数字职业就业市场来看,数字职业的市场需求仍面临较大缺口。以“数据库运行管理员”为例,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职位需求数量多达6~7万个,即使在青岛、佛山等城市,这一数字职业的需求量也达到4000~5000个。广东赢商网数据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数据部负责人仲文佳表示,数据库管理员工作领域对实践经验和独立工作能力要求较高,没有经过大量的动手实践很难胜任数据库管理员相关工作。正是由于上述原因,其职场现状是数据库管理员职位不易进入,而用人单位很难找到合适的从业人员,人才缺口非常大。她认为,“数据库管理员职业是一个高挑战和高回报的职业,有一定能力的技术人员应该挑战自我,进入这个被事实不断证明越来越有前景的职业”。

护航数字经济发展的网络安全领域,也面临着人才不足的挑战。根据相关机构调研显示,2021年我国网络安全人才缺口达140万,预计2027年缺口将进一步扩大到300万,人才十分稀缺。同样供不应求的还有虚拟现实、数字孪生等技术领域从业者。目前,以虚拟现实、数字孪生和AI为代表的关键技术,已被用于制造、交通、医疗、工业等行业助力数字化转型。“产业数字化转型是个万亿级别的市场,但在人才供应上,尤其虚拟现实、数字孪生等技术领域的人才资源远远不足。”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交流合作处处长李君表示。据职业社交平台LinkedIn此前发布的一份全球虚拟现实人才报告显示,现阶段中国虚拟现实人才数量仅占全球2%,但对虚拟实现领域的人才需求却达18%。

数字人才培养势在必行

目前,数字职业从业者已成为行业企业重点培养的对象,但各高校等人才培养培训机构在与数字职业对接方面稍显滞后。

“目前,我国开设网络空间安全专业的院校达200余所,但是每年高校培养的毕业生规模仅2万余人。”在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人才专家组专家、国科华盾(北京)科技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潘彭丹看来,我国网络安全人才供给存在“青黄不接”的情况,人才成长和培养速度显著落后于技术与社会变革的整体速度。

刘建军表示,此次标注数字职业体现了国家对数字领域人才的高需求量和高重视度,数字人才的刚需时代已然开启,数字人才队伍的培养建设势在必行。

“标注数字职业及后续职业标准体系建设,将为院校培养数字化人才在专业设置与课程资源开发、人才综合素质培养、职业规划与就业指导、职业技能培训与职业技能等级认定等明确方向规则,成为各院校和教育培训机构培养数字化人才的基本遵循。”刘建军认为,随着数字经济规模的不断壮大,数字技术的更新迭代,数字化治理的改进完善,数字职业将与时俱进地建立动态更新机制,进一步加强在教育培训、技术创新、就业创业等方面的研究与推广,更好地促进数字人才为数字经济产业的发展提供原生动力,为数字中国的建设提供强有力的人力资源支撑。

据悉,目前人社部牵头各部委、行业协会组织已依据数字职业标注成果,启动了数字工程师培育项目,加快推进数字职业技术技能标准的编制、社会培训教材及数字课程资源与平台的开发、专业技术职务评审及职业技能等级认定的贯通、数字化人才评价体系优化完善等重点工作。这些举措将为成百上千万的数字职业者明确职业发展方向,拓展专业发展空间,打通职务晋升通道,体现出对数字人才的尊重和认可,让数字人才有盼头、有干头、有甜头,必将极大激发数字人才的创新创造活力。

【编辑】侯晓慧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