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为儿代购救命药成“毒贩” 该法内开恩吗?

2021-11-25 11:09:49 来源:凤凰网

分享至手机

近日,一则关于“毒贩”母亲的新闻报道引发广泛关注。河南李女士因新生儿患癫痫症,为给患儿治疗,她从代购者手中购买和接收“氯巴占”包裹而被卷入毒品案。

李女士当时不知道这个药品是国家管制第二类精神药品。直到11月23日,李女士称河南中牟县检察院做出定罪不起诉决定。对此,李女士表示,她只是个母亲而非毒贩。

极目新闻记者注意到,在许多病友群中,癫痫患者求购“氯巴占”药物的现象依然存在。同时,也有人在网络发布治疗癫痫偏方,甚至有网友在群里求购偏方“狼粪”,多位患者称癫痫病难以治愈,只能药物控制。

关于李女士卷入毒品案也引发公众广泛讨论。有律师认为检方虽对李女士做出不起诉决定,其实也不应以涉毒罪名论处。对此,光明日报发文称,对毒品零容忍,也要对精神药品的非毒品用途做到“法内开恩”、实事求是,这是法律应有的精准和温度。

“毒贩”母亲被定罪但不起诉

11月24日,河南李女士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当地检察院已于昨日向她宣读了定罪不起诉决定书,最终对她以走私毒品罪定罪,决定书称由于为了癫痫儿子用药,情节轻微,没有任何牟利等,决定定罪不起诉。

李女士称,24日上午她刚从医院回来,她被以走私毒品罪定罪,是因为今年下半年,她接收了一个从事氯巴占代购者寄送的包裹。

这事还得从李女士生下孩子后说起,新生儿不久就被诊断为癫痫(婴儿癫痫伴游走性局灶性发作),这是一种罕见的癫痫症。

诊断书

经四处求医,多位医生开出了药品氯巴占。然而,根据《精神药品品种目录(2013年版)》,氯巴占属于第二类精神药品,受到严格管控。李女士辗转通过病友代购获得这个药,给孩子的病情带来缓解。直到后来,她遇到一个上文提起的药品代购,并帮助这位代购接收了一个药品包裹,因此被卷入涉嫌运输毒品,之后取保候审。

李女士表示,自卷入这件事以来,虽然药品代购和办案人员,都让她感觉到了善意,但她内心还是很难受。因为河南中牟县检察院认为,她构成了走私、运输、贩卖毒品罪,李女士在公开平台发文称,她会进一步申诉,这只是个药品,她是一位母亲,而不是毒品贩子。

有患者网络求购氯巴占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医师胡桂容介绍,癫痫是大脑的异常放电引起的症状,人正常的行为、思考、感觉等都是由脑电图放电,然后才能从事这些活动。异常放电不是正常的一种放电,是电压突然特别高,这种放电能够造成行为、感觉,甚至意识发生障碍。癫痫患者需要服用药物控制癫痫的发作,平时还要保持心情舒畅,避免较大情绪波动。

极目新闻记者注意到,在网络平台,不少以全国各地命名的癫痫病友群,针对小儿患者,还有以“电宝宝”为名的病友群。病友们在群内交流各自的病情,讲述各自饮食和用药相关情况。除此之外,也有不少网友在群内发布治疗癫痫病症的“偏方”,有人求购药引“狼粪”,且仍有不少网友在网络平台求购“氯巴占”。

病友群有不少病友介绍了自己的症状,有病友表示,患病后对大脑损伤严重,现在记忆力减退,理解力低。而该病症外在多是表现出诸如晕倒、手脚抽搐、口吐白沫等症状,尤其在人前发病,极为难堪。

其中一位网友向记者介绍,他儿时因脑袋外伤得了癫痫,这个病多年来一直困扰着他,无法向旁人提起,是自己藏在心底的秘密。为守护这个秘密,他曾编造了一个又一个故事,害怕旁人看到他吃的药,平时和旁人嬉闹玩笑背后,内心深处都是心酸无奈。

该网友称,因该病发作前毫无征兆,他平时十分注重自己饮食、情绪,很担心在外突然发病。因为他自尊心强,家人在他身边也表现得小心翼翼。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喝中药,但药物只能控制,无法彻底治愈。

购用类似药品可否“法内开恩”

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显示,常用的抗癫痫药包括应用较早的苯妥英钠、苯巴比妥及丙戊酸、卡马西平等,较新的药物则以拉莫三嗪、托吡酯为代表。药物的选择不是越新越好或越贵越好,而应根据发作的类型来用药。比如大发作常选用卡马西平、丙戊酸;失神发作选用丙戊酸和乙琥胺;强直性痉挛选择苯妥英钠或卡马西平等。

上文中,河南李女士家孩子患的是一种罕见癫痫。据其病例描述,医生曾先后为其开过多种相关治疗药物,但都不如“氯巴占”效果佳。而因李女士的案例,让公众一方面同情其经历,另一方面对其定罪也存在疑问。

浙江融哲律师事务所王雯律师认为,走私毒品罪(刑法第347条),是指明知是毒品而故意实施走私、贩卖、运输、制造的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三)》等相关规定,刑法意义上的毒品是列入国家管控目录中的药品且具有非法使用性。也就是说涉案药品即使是国家管控药品,如果用于医疗,则该管控药品不是刑法意义上的毒品。本案中,李女士的目的是将“氯巴占”用于医疗,且无主观上的“故意”,不应以涉毒罪名处罚。

同时,记者注意到,2017年5月,为了“丰富儿童使用药品的品种、剂型和规格,满足儿科临床用药需求”,原国家卫计委等机构组织专家,结合国内尚未注册上市且临床急需的儿童用药现状,提出了《第二批鼓励研发申报儿童药品建议清单》。氯巴占10mg片剂被列入这份清单中,排名第十。

光明日报发文称,在李女士的罪与罚之外,还需要对于EIMFS患儿医疗、氯巴占的制造、销售做出制度安排,相关部门对确实用于治疗的海外代购,能否给予进口证明,并且严格监管流向?对毒品零容忍,也要对精神药品的非毒品用途做到“法内开恩”、实事求是,这是法律应有的精准和温度。

【编辑】张丹妮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