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哥”:艰辛后面肯定是光明

2021-09-10 10:48:24 来源:中人社传媒 作者:易巧君 赵丽萍

分享至手机

编者按: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心血管外科主任医师唐浩教授,博士生导师,人称“耗哥”。多年来,他以“5+2”“白+黑”的形式“耗”在了手术室、“耗”在了ICU、“耗”在了病房,因此得名。

本文系“耗哥”在湘雅二医院第四届“中国医师节”表彰大会暨“百年华诞同筑梦、医者担当践初心”主题活动上的发言改编。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耗哥”的艰辛与初心,更能看到一代代胸心外科人的艰辛与初心。

瓣膜置换|“妈妈也别太多了”

我从小在医院的环境里长大,父母都是医务工作者,让我有机会听到和感受到一些医学的知识和事件。

记得1987年,我在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人民医院手术室的玻璃手术观摩平台亲眼见证了湘西地区第一例体外循环下心脏换瓣手术,看到那心脏冰下去不跳了,手术做完心脏又跳起来的场景,感觉太神奇了!

于是,自己放弃了保送重点本科的机会,选择参加高考,顺利成为一名湖南医科大学临床七年制医学生,并且选择了胸心外科专业。快毕业了,就在医院手术室洗手的时候,我跟胡建国老师说,胡老师,胸外科明年要进人吗?老师说,要啊!我说,我想来可以不?胡老师说可以啊!拿合同来我签字!

就这样,风平浪静、波澜不惊,我就走上了心脏外科大夫的职业道路。接着是每天在病房里看护,跟着老师们没白天没黑夜地手术、抢救、看守病人,开启了一个心脏外科医生成长的日常。

1998年,医院要组织院庆40周年的材料,每个科室都要写科史和科志。收集资料这个光荣的任务落在了我这个当时的总住院头上。我遍访了所有可能访问的老师,了解了包括50年代的“血吸虫”性心包炎的外科处理,特殊年代“针刺”麻醉下的心内直视手术,以及“深低温三十年”与因此获得的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的最终成果,懂得了胸心外科怎么从一个专业组逐步发展成一个独立科室、教研室、省级研究所的过程和艰辛,等等。

与此同时,还有很多老师的“传奇”故事,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有关“换瓣”的故事。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我们科开始尝试一个新的外科手术——瓣膜置换。前三例患者都不幸死亡。医院为此召开了专门讨论会。在老师们认真总结经验教训以后,当时的院领导总结发言,鼓励大家继续积极探索,说,失败是成功之母!当然,妈妈也别太多了!终于,第四例换瓣手术获得成功!

以后的岁月,两代胸心外科人不畏艰难,披荆斩棘,一台台手术拼,一条条生命去救!一台手术常常是“手术做一白天,止血一晚上,抢救一夜里”!按照尹邦良老师的话,胸心外科的医生全是从“血泊里”爬出来的!

到上世纪末,单纯换瓣手术成为了心脏外科的常规,手术量和死亡率早已不可同日而语!这段真实的历史,让我从老师们那里体会了什么是担当,感受了什么是勇气,懂得了什么是先辈的荣光!也时时激励着自己的信心:艰辛后面跟着的一定是光明!

动脉夹层|“10个人10个小时”

我们医院2008年建立了全国第一条主动脉夹层绿色通道,我们科主要承接了急性A 型主动脉夹层的救治工作。

急性A 型主动脉夹层是最可怕最凶险的心血管外科疾病,发病当即就有20%~30%的死亡率,如不经治疗,48小时内每增加1小时,死亡率增加1%。而当时的急性主动脉A 型夹层外科治疗在全国绝大部分医院,甚至世界范围内都是非常非常艰难的事情。手术是“10个人10个小时”,“血战”“苦战”“夜战”是常态,“医师披星戴月、患者血流成河、家属人财两空”,这样的描述一点都不夸张!就像周新民老师说的,这样的手术聪明人不愿意做,笨人又不会做!

也许是年轻气盛吧,也许受我们科前辈荣光的感召,又也许是一时“头脑发热”,2010年下半年的时候,我跟周老师说,我来试试!就这样逐渐接过了夹层这个活。我也知道这个工作意味着什么,不仅仅手术时间长,术后并发症多,死亡率高,而且意味我将失去自己的节假日。其实胡老师2004年就已经把冠脉搭桥的眼镜给了我,帮我确定了发展方向。但此时话已出口,也没啥后悔了!干吧!也正是我们科换瓣的历史给了我足够的信心和决心,我相信我们一定要把,也能把复杂、难做的主动脉A型夹层的全弓置换做成换瓣一样!

就这样,在周老师的带领下,我开始了主动脉A型夹层的艰难探索。一方面向孙立忠老师、朱俊明老师等业内做得好的老师学习,一方面也在认真思考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能不能把手术时间缩得更短?能不能摆脱深低温的桎梏和限制?一边实践一边积累一边改进,终于摸索出了原创的“心脑优先”策略,在浅低温下完成全弓置换、象鼻支架手术,大大缩短了降温和升温的时间,我们的手术时间也明显缩短,只有起步时期的一半。

我始终相信,医生越“不累”,患者的生命就越有保障!该策略也多次在全国性会议上交流,获得同行的高度认可。本人也获得了首届“盘古年度人物奖”和“盘古年度论文奖”。

同时,医院和科室也给予了主动脉外科高度重视和支持,2014年底成立专门的主动脉外科病房,2020年成立主动脉外科亚专科。在医院和科室的领导和支持下,在主动脉外科全体同仁的共同努力下,我们的大血管外科事业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急性主动脉A型夹层的年手术量从起步时期的30台左右提高到了去年的224台,手术死亡率不到7%。而且在2020年以来疫情严重影响下,手术量实现了正增长。今年1—6月的数据显示,我们已经完成急性主动脉A型夹层108台,手术死亡率5.6%。今年,我们还在医学会的支持下,牵头成立了湖南省医学会胸心外科专业委员会大血管外科学组。

我深深知道,这些成绩的取得绝不属于任何个人,它是一个团结、合作、奋发的集体共同努力的成果,也是二院这个平台带来的产物。我个人不仅经常被同事们的辛勤付出而感动,更是常常从我们科室的光荣历史中得到“营养”,让我有勇气、有信心面对医疗工作中的种种困难。我们的“今天”也必将成为“明天”可以参考的“历史”。不忘初心,牢记医者使命,让我们共同续写好这段“历史”,继续为健康中国贡献自己的力量!

患者给湘雅二医院胸心外科多年来送的部分锦旗。

(注:文中提到的“胡建国”,曾任湘雅二医院胸心外科主任、湖南省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长、心血管外科研究室主任18年;“尹邦良”,曾任湘雅二医院院长、湖南省心血管病研究所副所长、湘雅二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等;“周新民”,曾任湘雅二医院胸心外科主任、成人心血管外科主任、湖南心血管疾病研究所所长等。)

【编辑】依孜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