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活就业人数大幅增长 为两亿多人的权益保障“兜底”

2021-07-13 08:55:30 来源:中国青年报

分享至手机

国务院常务会议聚焦灵活就业人员劳动保障权益

为两亿多人的权益保障“兜底”

灵活就业人员数量大幅增长——官方数据是其规模已超两亿人,这相当于欧洲人口的近三分之一。眼下,这个群体的权益保障已成为政府工作的重点。

最近,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国务院常务会议两次聚焦灵活就业群体的权益保障问题。5月1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要求开展平台灵活就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试点,合理界定平台企业责任,探索用工企业购买商业保险等机制。7月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维护好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有利于促进灵活就业、增加就业岗位和群众收入。会议从劳动关系、劳动报酬、职业伤害、技能培训、养老医疗保障等五个方面提出了一系列的保障措施。

国务院常务会议回应公众期待

“规范”正在加速推进,而观念上的变化早已悄然发生。

一家外卖平台的专职骑手林峰(化名)说,过去,骑手们聚在一起聊天的话题多局限在家庭和收入上,鲜有人考虑过自己的权益问题。2020年11月,与“一部分受访外卖骑手社保不完备”相关的话题冲上微博热搜,骑手们就此聊了很久。后来,但凡涉及他们权益保障的消息,总有人时不时提起。

如同打开了一扇大门,灵活就业的兴起不仅解决了相当一部分群体的就业,而且已成为就业增收的重要渠道。但相应的短板也越来越明显,其背后的法律空白,也成为引发劳资冲突的导火索。

灵活就业是指在劳动时间、劳动报酬、工作场地、保险福利、劳动关系等一个或几个方面,不同于建立在工业化和现代工厂制度基础上的传统主流就业方式的各种就业形式的总称。

区别于传统企业单位,他们大多没有固定的工作场所、固定的工作时间,甚至没有固定服务的商家。这使得用工行为的界定、劳动标准的适用存在很大分歧,劳动保障制度的滞后已成为影响和谐劳动关系的重大难题,客观上也成为束缚新业态劳动者权益保护的藩篱。

中国政法大学社会法研究所所长娄宇表示,由于我国的劳动法是一个严格的“二分法”,只要认定了劳动关系,就可以享受劳动基准的保护;但如果不认定劳动关系就属于民事关系,出现问题就只能协商解决。目前的劳动法律法规在判定劳动者与平台之间是否存在雇佣关系时面临很大的困难,劳动者的权益难以在法律框架内获得相应保障。

全国政协委员、民革安徽省委会副主委周世虹律师表示,一些平台企业通过分包、劳务派遣、中介、与异地公司签合同、频繁更换公司等方式和套路规避平台企业责任。

他建议,要从法律上对新业态下的劳动关系进行特别规定,针对新业态用工关系特点,重构劳动关系的主体、客体和内容,合理平衡平台企业和劳动者权利义务。

今年全国两会,多份提案议案与此相关。全国总工会界别提交的《关于加强对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保障的提案》称,一些新业态企业刻意规避劳动法律,借助自身强势地位,使用各种方法避免与劳动者直接建立劳动关系。

全国总工会界别提案建议,立法机关应尽快完善相关法律制度,对包括劳动者、劳动关系等在内的劳动法律基本概念作出定义,在理论和实务界统一认识和适用标准,消除部分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在适用劳动法律上的现实困难。

7月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回应了上述期待,当天会议确定的第一项措施就是适应新就业形态,推动建立多种形式、有利于保障劳动者权益的劳动关系。同时,要求企业应当按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不得制定损害劳动者安全健康的考核指标。督促平台企业制定和完善订单分配、抽成比例等制度规则和算法,听取劳动者代表等意见,并将结果公示。不得违法限制劳动者在多平台就业。

探索新业态工伤参保模式已刻不容缓

中国劳动学会特约研究员苏海南表示,本次国常会聚焦新业态就业形势下劳动者权益的保障,释放出了一个强烈信号——中央层面将对新型劳动关系出台针对性强且现实可行的法律法规,使新就业形态下劳动者的权益得到合法保障。

他说,这样的规范性政策,在保护劳动者权益的同时,不至于让新业态经济失去活力,是用制度措施来帮助企业和劳动者双方享有各自应有的权利并履行各自应尽的义务,从而促进新型劳动关系在规范化的道路上可持续发展。

这需要时间建设。保险是破解权益保护难题率先考虑的“良方”。

2020年,北京义联劳动法援助与研究中心发布《新业态从业人员劳动权益保护——北京地区快递从业人员职业伤害保护调研报告(2019)》,披露了网约车司机、快递员、外卖员等遭遇的职业伤害风险。

国务院常务会议对此明确,接下来要以出行、外卖、即时配送等行业为重点,开展灵活就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试点。同时,放开灵活就业人员在就业地参加基本养老、基本医疗保险的户籍限制。

这是比较实事求是的安排。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副教授周广肃认为,如果直接按照劳动关系来将当前的新就业形态套用到已有制度,将导致平台成为拥有百万雇员的超级企业,这不仅导致平台企业无力支撑成本,也导致新就业形态的灵活性特征消失。

他说,考虑到平台就业人员在年龄、行业分布和就业状态上都呈现多样性,以及劳动者对保障方式的选择意愿,可以考虑采取分险种参保的方式。

我国新业态经济开始进入规范发展的新阶段。面对政府推出的一系列维护新业态劳动者劳动权益的政策“组合拳”,林峰抱有很大的期待,而一些相关企业仍在观望。

美团列举了其目前对于骑手的保障措施,例如工作中所有骑手均已实现保险100%覆盖、推出“骑手关怀计划”等,但对于下一步的计划尚未透露。外卖平台饿了么,快递企业申通快递、圆通速递等则未接受记者采访。

显然,想真正保障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林峰不了解当中的困难具体是什么,他期待日子越来越好。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张均斌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林零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