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发展灵活就业 必须明确界定新就业形态的劳动关系

2021-07-12 00:28:57 来源:成都商报

分享至手机

“我国灵活就业人员已达2亿多人。他们之中大量是农民工,有的一个人打几份工,十分辛苦。”7月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李克强总理说了这样一句话。

据中国政府网消息,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要放开灵活就业人员在就业地参加基本养老、基本医疗保险的户籍限制,会上同时还确定了若干加强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保障的政策措施。

“新就业形态正在我国蓬勃发展,但同时也暴露出不少问题。”7月9日,中国劳动学会特约研究员苏海南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要大力发展好灵活就业,首先要明确界定新就业形态的劳动关系,同时还需逐步摸索出一整套适用于新就业形态劳动关系的劳动法律法规和政策,并抓好贯彻执行。

蓬勃发展的新就业形态

我国灵活就业人员超2亿,仅去年便增加7.7%

近年来,随着数字经济的繁荣发展,依托互联网平台的新就业形态不断成长壮大。这些新就业形态就业容量大、进出门槛低、灵活性和兼职性强,成为吸纳就业的重要渠道。有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灵活就业人员已达2亿多人。即便在疫情冲击之下,去年我国灵活就业仍增加了7.7%。

何为“新就业形态”?苏海南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解释,所谓新就业形态,即一种以新业态或以数字经济为基础构建起来的灵活就业形式。在苏海南看来,目前各个类型的新就业形态正在我国蓬勃发展。“尤其在近几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鼓励灵活就业的大环境下,新就业形态呈现出一种方式由少到多,种类由窄到宽,就业人数由量小到量大的快速发展过程。”

实际上,面对新成长起来的就业方式,我国无论在中央层面还是地方政府这些年来都给予了相当的政策支持。2020年7月,国家发改委等十三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首次明确提出了15个新业态新模式,并就支持鼓励上述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进行了全面部署。

今年两会后,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落实〈政府工作报告〉重点工作分工的意见》,再次提出支持和规范发展新就业形态,加快推进职业伤害保障试点;继续对灵活就业人员给予社保补贴;推动放开在就业地参加社会保险的户籍限制等。

为了切实保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的合法权益,红星新闻记者梳理发现,不少地区也相继出台规范意见。如今年5月1日,南京市试行《关于规范新就业形态下餐饮网约配送员劳动用工的指导意见》,即“外卖用工18条”。规定与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的外卖骑手,应当依法由用人单位投保参加社会保险,双方协商确定劳动报酬、休息休假、职业安全保障等事项。

今年6月,济南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联合市财政局也印发了《关于做好新就业形态灵活就业人员意外伤害保险补贴发放有关工作的通知》,鼓励引导新业态平台为灵活就业从业人员购买意外伤害保险,为新业态从业者撑起职业安全权益“保护伞”。

苏海南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新就业形态在我国蓬勃发展,在需要支持帮扶政策的同时,也同样需要规范文件的出台,这样才能保障新就业形态从业者的合法权益,让更多新就业方式能够长足发展。”

新就业形态下的隐藏难题是啥?

专家:劳动关系界定或成最大难点

随着互联网、人工智能等现代技术广泛应用,如今的就业市场早已打破了“三百六十行”局限,大批新领域、新职业纷纷涌现。按照人社部2020年最新职业资料显示,电商主播、电子竞技选手、网约配送员、全媒体运营师等新职业均已正名,成为新就业形态代表职业。

新就业形态的从业者规模有多大?根据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0)》显示,2019年,以新就业形态出现的平台企业员工达623万人、同比增长4.2%,平台带动的就业人数约7800万人、同比增长4%。

在苏海南看来,新就业形态在发展过程中,同样暴露出了诸多制度建设上的不足。“比如劳动关系的界定问题,就是一个比较明显的短板和亟待解决的瓶颈问题。”

苏海南以快递员的工作性质为例,解释了目前新就业形态关系中存在的症结,即劳动报酬额度难以合理确定、劳动时间难以正常衡量、职业危害或风险突出,相应的这批劳动者社会保险缺乏。

苏海来表示,通常情况下快递员有的是自行驾车送货,与平台达成的更类似于合作关系而非传统的劳动关系,这就给平台规避自己应当承担的责任留出了“钻空子”的空间。

与此同时,苏海南指出,由于快递员并未与平台构建起清晰的劳动关系,因此平台方对快递员支付劳动报酬的方式变成了送单提成,劳动报酬额度的合理确定也变得模糊,这也导致了快递员一天之内超长时间工作送货,与我国规定的正常劳动时间长度严重背离。

苏海南说,新就业形态下形成的新型劳动关系,与传统和标准的劳动关系存在诸多不同,而现有的适用于调整传统和标准劳动关系的劳动法律法规政策,尚无法全面、精准回答和解决新型劳动关系所面临的问题。

针对上述问题,国常会明确要求:要适应新就业形态,推动建立多种形式、有利于保障劳动者权益的劳动关系。对采取劳务派遣、外包等用工方式的,相关企业应合理保障劳动者权益。

另一方面,国常会也提出:企业应当按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不得制定损害劳动者安全健康的考核指标。督促平台企业制定和完善订单分配、抽成比例等制度规则和算法,听取劳动者代表等意见,并将结果公示。不得违法限制劳动者在多平台就业。

本次国常会聚焦新业态就业形势下劳动者权益的保障,苏海南认为,这释放出了中央层面将有针对性地对新型劳动关系要出台针对性强且现实可行的法律法规,对这一新型劳动关系进行规范,使新就业形态下劳动者的权益得到合法的保障的强烈信号。

“这样的规范性政策,在保护劳动者权益的同时,不至于让新业态经济失去活力,是用制度措施来帮助企业和劳动者双方享有各自应有的权利并履行各自应尽的义务,从而促进新型劳动关系在规范化的道路上可持续发展。”苏海南说。

规范新就业形态,出行、外卖何以成重点?

专家:就业人群覆盖量大,安全问题集中突出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本次国常会在规范新就业形态的政策措施上指出,要以出行、外卖、即时配送等行业为重点,开展灵活就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试点。

为何外卖、出行、即时配送成了行业试点的重点?苏海南解释说,这些行业的特点就是覆盖的群体大,另一方面在于从业者面临的诸如交通事故等职业伤害比较突出。由于劳动者在工作中存在一定的职业风险,劳动纠纷问题突出,因此有必要先行灵活就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试点。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国常会上还强调,要放开灵活就业人员在就业地参加基本养老、基本医疗保险的户籍限制。

“实际上,我国这些新就业形态的劳动者基本都未参加社会保险,即便参保也很难找到顺畅可行的途径。”苏海南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基于这一现实困境,国常会因此提出了从试点群体中逐步摸索出合适的参保制度。

苏海南说,灵活就业群体中,不少人是异地就业。因此,在制度探索中,尤其强调要解决异地就业人员所面临的职业伤害保险问题。

“因为只有从制度上保障,才能确保这些异地工作人群能够异地参保,以维护其迫切需要的社保权益。同时为整个新就业形态条件下的劳动者参保方式探索出一条新路。”

【编辑】邓宇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