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优秀农民工周龙 守护好“困惑孩子”更加成就感满满

2021-05-13 23:08:46 来源:中人社传媒 作者:易巧君

分享至手机

1981年出生,高中毕业,在家务过农,家具厂、酒店打过工,22岁之前的汨罗青年周龙,没人想过他会创办一所学校,他自己更没有想过。

可时间来到2021年,他创办的国内第一所民办专门学校——岳阳市春雷学校已虚岁18,且有了让同仁欣羡的“准成年”模样和心性。他是如何做到的呢?

“五无先生”办教育

周龙决心办一所专门学校,“导火索”竟是一位派出所所长邻居和他“无计可施”的儿子。

专门学校是国家为有不良行为(部分涉及违法犯罪)未成年人开设的特殊教育机构。相关统计显示,这种专门学校在近半个世纪以来缩水过半,至2020年底仅存90余所,且多面临招生难、教师待遇低、政策不完善等多重困境,有的学校甚至几年未招到一名学生。

既不是“蓝海”,也不是“红海”,对于无资金、无场地、无生源、无教师、无教材的周龙来说,创办一所专门学校更可说是“死海”,甚至还因此被人戏称“‘五无先生’办教育”。

“我的这位邻居因夫妻离异,对儿子疏于管教,导致其染上网瘾,厌学逃学,最后发展到在社会上敲诈偷窃,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周龙告诉记者,至今他还清楚记得自己和这位愁容满面的警察邻居一起找遍了全国,却没能找到一所适合教育他儿子学校后的深深沮丧。

“针对亲情失落、心理失衡、行为失控、学习失效的不良少年比例居高不下的现状,当时我就萌生了要办一所专门教育这类孩子学校的念头。”周龙说,“并且,我还希望能提前介入他们的教育过程,尽量不让其滑向违法犯罪的深渊,让他们能够找回本该属于这个年龄的阳光、单纯、奋进的美好时光。”

可是,刚需也好,希望也罢,如何把它们落到现实中来呢?周龙说自己只有四个字——“迎难而上”!

没有资金,他卖掉自家房子,再想方设法筹措60万元起步;无场地,他先租用一所闲置小学,操坪上的草都是他和家人亲自拔掉的;无生源,他一家家点对点上门招生,第一年就硬是给“跑”回了8名学生;无教师,他豁出身家与身心,在以资金与情感招聘人员之外,还说服教育主管部门将学校列入全市公办教师支教范围;无教材,他以一寂寂无名之辈,硬是凭诚心“磨”来了中南大学心理咨询中心主任唐海波教授等专家的宝贵指点,再自己组织老师边实践边总结,终于逐渐编写出了《春雷教育》《春雷校本课程》等教材。

笑中带泪“护”犊子

如今,春雷学校已大体“长”成了周龙曾经希望的模样,在校生翻了近70倍,学校占地78亩,小学部、初中部、职教部、特训部、培训部、矫治部同步发展,迄今教育转化学生已达8000多名。

可回忆这些年的办学路,记者采访的周龙和学校老师无不“笑中带泪”。

“创办民办专门学校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循,我也有过困惑、彷徨。”周龙此言不虚。办学5年后,春雷才终于拿到官方的办学许可证。但也是这一年,他最初的两名合伙人却因承受不住其中的压力选择了中途退出。

周龙清楚记得那是2009年5月8日至14日,为了达到逃避教育、早日回家的目的,6天内学校连续有6个孩子吞食玻璃、铁钉,自虐自残。

“那段日子我在医院、学校、学生家庭之间来回做工作,真是心力交瘁。”周龙告诉记者,也差不多是那时,两名合伙人直言受不了“这种吃力不讨好还担惊受怕的日子”,坚持5年也选择了退出。

所幸的是,通过不懈努力,这6个孩子康复后都返校继续接受教育,并从春雷顺利毕业。

周龙说人不激不奋,自己是不服输的性格,这个极端事例更激发他下大力气持续创新教育管理模式。

外界怀疑,那就倒逼学校完善自身管理,向社会开放,接受公众的监督和指导。曾有一名深圳的企业家辗转考察了十余所学校,最后来到春雷。他不仅自己选择学生聊天了解学校情况,更偷偷地检查学生身上是不是有被体罚的痕迹,才放心留下叛逆的儿子。

后来,看到儿子明显的变化,这位喜极而泣的家长亲自设计,日夜加班,赶制了1600多套服装作为爱心大礼送到了学校。

周龙告诉记者,除了开放式管理,他们这些年还逐渐摸索出了包括定制式培养、团队式帮扶、体验式教学、亲情式感化、跟踪式服务在内的“春雷模式”。

关于效果,中学高级教师丁振邦自2015年开始在春雷学校支教,曾亲眼看到向父母挥拳踢脚的孩子,经历3个月的教育转化,来到他办公室告别时已能深深鞠躬表达感谢,并流下了开心的泪水。他自己也真正“体会到了累之后的那份甜,品尝到了苦之后的那份乐”。

穷达不堕济“专校”

南部战区某新训旅曾举行了一次“告别·展望”访谈活动,讲述者之一江波(化名)是一名优秀的副班长。他分享的重要内容之一,是自己那段受益终生的春雷专校岁月,引来阵阵赞赏的掌声。

周龙告诉记者,他们也经常邀请像江波一样的优秀春雷毕业生前来学校作分享交流,这是他相当有成就感的时候。根据跟踪统计,从春雷毕业的孩子,有58.9%就读普通教育,14.7%考入大学,17.9%参加工作,8.5%应征入伍。

但周龙追求的成就感可不仅仅是自己学生、学校的变化与发展。尤其是当他梦想的平台逐渐建立并越办越好时,他更开始思考如何才能更彻底地教育转化学生,如何才能让自己的探索发挥更大的作用。

这些年的专门教育经历,让周龙深信,每一个困惑孩子的背后,都有一个问题家庭,只有把家长同时“教育”好了,被转化的孩子出去以后才能继续得到正向成长。

在春雷,周龙把家长教育培训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程度。每两个月一次的家长培训会,包括部分外省甚至身处国外的家长在内,都能保持90%以上的参会率。除了惯常的主题班会、专家讲座、军事汇演、亲子拓展、国学讲堂、心理团辅等外,周龙尤其注意给家长“加压”——让他们和自己的孩子一样,也进行学习并参加考试,通过者免收教育培训费,少量未过者则导致孩子“涨学费”。

周龙在学生与家长身上耗费的心血,全国人大代表、春雷学校名誉校长杨莉都看在眼里。深受感动的她近年先后向全国人大提交了“规范专门学校管理”“优化专门学校课程体系”等建议,并被采纳和写进了2019年中办国办联合出台的《关于加强专门学校建设和专门教育工作的意见》中。

而我国2020年新修订的《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也和春雷有一定关联。之前全国人大修订专家组来春雷学校考察调研时,周龙特别提出将有严重不良行为未成年人送入专门学校接受教育、各省重点建设一所专门学校、构建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联动共建机制等立法建议并被采纳。

谈及未来,周龙豪情满怀,说:“守护好每一个困惑孩子,当好法治麦田的守望者是我终身不渝的追求!”而丁振邦也已开启了自己在春雷的第三度两年支教计划,他说:“在春雷,有优越的校园环境和生活条件,有双薪待遇和福利保障,但我更珍惜那份心的皈依,因为教育转化好一个困惑孩子,其意义不低于培养一个清北学子。”

【编辑】依孜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