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4年本科性价比堪忧 疫情让美国年轻人放弃大学

2021-03-19 09:51:39 来源:第一财经

分享至手机

在新冠疫情发生一年后,许多美国高中生对未来的期望发生了巨大变化,上四年制的大学似乎不再成为他们最终的追求。

今年,18岁的诺伊哈斯(JasonNeuharth)直到临近高中毕业才确定要去家乡明尼苏达州的一所技术学院上学。“我从小家里就不是很富裕,这已经成了让我恐惧的一个东西,”他说,“我没有办法支付大学学费。”

在美国,除了授予毕业生学士学位的四年制大学外,一些高中生会在升学时选择两年制的社区学院和技术学院,这两种机构主要旨在提供低层次高等教育,为当地培训具备一定技术的劳动者。技术学院最快甚至可以在一年内完成。

根据旨在帮助学生借款的非营利组织ECMC集团的数据,在过去8个月里,美国高中应届生就读四年制大学的可能性从71%下降到53%,下跌近20个百分点。相反,高中生更加重视职业培训和大学毕业后的就业。超过半数的人表示,他们只需上三年或更短的大学就能取得职业上的成功,只有四分之一的人认为四年制学位是通往好工作的唯一途径。

学费难以承担

ECMC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威顿(JeremyWheaton)表示,早在疫情之前,许多美国中产家庭就开始质疑上四年制大学的投资回报率。

根据跟踪大学定价和学生援助趋势的大学委员会(CollegeBoard)的数据,2020~2021学年,四年制私立大学的学费和费用加上食宿费用平均为50770美元(约合33万人民币);而在四年制的州内公立大学,一年的费用为22180美元(约合14.5万元人民币)。

家住加利福尼亚州的吉米(Kimmy)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如果选择就读社区大学,花费则会更少。“在社区大学读两年,如果你在家里的话,花费将不到3万美元。在州立大学读四年,加上宿舍和吃饭,你需要花费9万多美元。”

吉米说:“大学体验并不便宜,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接受的。而且许多学生也讨厌每月支付学生债务的月供。”

近几十年来,大学费用的大幅上涨超过了通货膨胀率和家庭收入的增加。

根据《普林斯顿评论》今年对美国超过1.4万名大学申请者和学生父母的调查,在经历了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急剧放缓后,大多数学生和家长都表示,负担大学费用的能力和处理学费带来的债务负担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高达98%的家庭表示需要经济援助来支付大学费用,82%的家庭表示“极其”或“非常需要”。

吉米算了一笔账:“假设一个家庭要送三个孩子上大学,父母从‘家长贷款’(Parent Plus Loans)项目中贷款的总额是45万美元(下同),45万的十年摊还款每年为6万元左右,20年以上每年3.8万元左右。即使最终有联邦收入驱动还款(IDR)计划的帮助,这也是很贵的。”

《普林斯顿评论》调查还显示,大多数高中生表示正在申请学费较低的大学。另有三分之一的人表示,他们选择申请离家较近的大学。在疫情期间,大多数学校展开的线上虚拟教育,让学生们无法理解高昂学费的合理性。

乔治·华盛顿大学是少数几个为远程学习的学生提供学费减免的学校之一。即便如此,当学校宣布秋季学期校园将继续关闭后,10%的新生决定不入学。

根据美国全国学生信息交流研究中心的数据,与2019届高中应届生相比,2020届学生在去年秋季高中毕业后立即上大学的人数减少了近22%。整体的大学立即入学率从35.3%下降到27.7%,这是2018~2019年之间降幅的10倍。

招生差距两极分化严重

整个高中时期,家住得克萨斯州的威廉姆斯(BrianWilliams)都有着上大学的计划。但随着疫情的持续,他开始质疑并最终放弃了这个打算。

“我对上网课很不擅长。”威廉姆斯说,从高中最后几周的上学体验来说,在休斯敦社区大学第一个学期上网课让他感觉难以忍受。况且,对他来说,支付大学学费本来就很困难。“我们没有钱,”威廉姆斯说,“我并不想负债,并在余生中都要努力支付这笔费用。”目前,他在一家餐厅打工攒钱。

威廉姆斯是今年决定推迟接受高等教育的数十万名学生中的一员。全国学生信息交流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夏皮罗(DougShapiro)称,根据初步数据,新冠疫情没有影响高中毕业的情况,但却明显严重打击了高中毕业生的直接大学入学率。“那些来自高贫困、低收入和少数民族人口较多的高中毕业生受到的打击最大。因为疫情,招生中的差距似乎在扩大。”他说。

据报道,通常会选择社区大学的有色人种以及低收入背景的学生在今年可能会直接放弃升学。在2020年秋季,公立两年制社区大学的首次入学率下降了18.9%。根据美国全国学生信息交流研究中心的数据,黑人、美国原住民(印第安人)和西班牙裔学生的首次入学率下降了28%至29%。

根据美国国家大学成绩网络的数据,高中毕业生的联邦补助申请比去年下降了9.1%,低收入高中和少数族裔人口众多的学校的学生下降幅度更大。

但与此同时,那些最好的大学接收到的申请量却在增加。哈佛大学收到了超过5.7万份明年秋季入学的新生申请,比前一年增加了42%。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因为被大量申请信淹没,推迟了宣布录取决定的日期。纽约大学的申请量突破了10万份,比去年增长了17%。这些学校的录取率本来就在个位数左右,今年可能会降到几年前的一半。

这很大程度上是许多高校因为疫情改变了今年的大学录取程序。

通常来说,招生官通常会审查学生的成绩、标准化考试成绩(SAT/ACT)、课外活动、论文和推荐信。但今年,超过1600所四年制大学没有要求申请者提交SAT或ACT成绩,对课外活动的考察也在减轻。根据申请软件CommonApp的数据,今年全美四年制高校的申请数量(每人可申请更多个大学)增加了17%,创下了历史纪录。

尽管如此,夏皮罗仍认为:“在流行病的影响下,本科生入学率下降的情况看不到快速的转机……预计2021年秋季将继续下降,但希望不会那么剧烈。”

留学市场也在萎缩

美国研究生院理事会(CGS)在今年2月公布的调查发现,从2019年秋季到2020年秋季,国际研究生新生的入学率下降了39%,推迟入学的比例大幅增高。在所有向国际学生发出的硕士录取通知中,12%的学生推迟入学,17%的学生放弃入学。在向国际学生发出的博士录取通知中,这两个数据分别为10%和33%。来自中国和印度的研究生新生入学率分别下降了37%和66%,而这两个国家是美国国际学生的最大来源国。

2020年11月公布的《2020年美国门户开放报告》显示,中国、印度仍是美国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地。

2020年11月公布的《2020年美国门户开放报告》显示,中国、印度仍是美国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地。

研究人员分析称,课程搬到了网上进行,教学体验降低,而在经济较为低迷的时期,相对的学费成本却在增加,因此人们从上大学中感知到的好处和价值下降。“利益和成本的对比考量很可能增加了一些学生的犹豫。”报告称。

原本会于2020年秋季进入杜克大学就读环境管理硕士的肖娜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她已经选择推迟一年入学。她介绍称,杜克大学在这一学年决定采用混合式的授课方式,人数多的课程在线上进行,人数少的课程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会考虑线下。“但据我了解,杜克校园内很多设施都没开,我们怀疑即使说的‘混合式’最终也都是线上,”肖娜称,“我身边去美国的同学基本都延迟入学了,少部分无法延迟的就只能在中国上网课。”

对于高校来说,招生人数减少意味着学费减少和收入下降,而与此同时,高校的预算本就因为疫情而紧张。现在,高校已经开始勒紧裤腰带,全美各地的院校纷纷宣布放假和裁员,或是取消了体育项目、专业,甚至整个部门。

据报道,有50多所大学暂停了博士课程的招生。

“和大多数大学一样,这场病毒大流行对我们的学生群体和我们的财政造成了非常大的打击。”乔治·华盛顿大学负责招生的副教务长戈夫(JayGoff)说。

根据美国大学和学院理事会协会公共高等教育顾问弗里加(PaulFriga)的分析,美国高校将因新冠大流行而损失1830亿美元。在美国总统拜登刚签署不久的1.9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方案中,将拨出400亿美元提供给全美的高校作为援助。

【编辑】邓宇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