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湖湘人才盘点|年度创业父子兵真“香”

2020-12-31 16:19:02 来源:中人社传媒 作者:张丹妮 黄林凤 易巧君

分享至手机

乡村振兴,人才是关键。《湖湘人才周刊》2020年关注报道了近10位乡村振兴优秀典型和高层次人才,其中肖智雄、汤艺鹏、刘智作为农创二代表尤为耀眼。岁末年初,我们连线3位父亲,探寻他们儿子“青出于蓝”、乡村振兴人才源源不绝的奥秘。

好!被科班儿子“刷新”认识

肖祥吉(左)与儿子肖智雄。

2020年11月12日,肖祥吉和儿子肖智雄在第四届中国创翼创业创新大赛领奖台上留下了一张合影。他儿子《黄花菜不止于菜》项目获得创业扶贫专项组一等奖,此前本报还以《祁东肖智雄:“黄花王子”不好当也得当》为题对其进行了专访报道。

“今年看着儿子从中国创翼省赛、国赛一路走来,我更是深刻认识到他长大了,能做成大事了!”肖祥吉深深感慨,如今农业创业领域更可以“长江后浪推前浪”,他这个湖南新发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可以认真考虑给作为公司总经理的90后儿子“交权”了。

肖祥吉说自己虽然一直在创业,却如同本次获奖项目《黄花菜不止于菜》的名称一样,仍然常常被科班毕业的儿子“刷新”着认识。

黄花菜也具有“科技力量”。曾经,肖祥吉筹建厂房引入生产线,组织各路专家探讨黄花菜生产加工标准。儿子却带领公司的科研团队,成功研制出国内第一套集黄花菜杀青、脱水、烘烤、包装于一体的全自动化设备,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并获得了3项国家发明专利;还对黄花菜进行高值产品研发,研制了黄花菜饼干等具有地方特色的黄花系列产品。

黄花菜也具有“文化力量”。肖祥吉告诉记者,他曾和儿子爆发过一场激烈的争执,因为其准备花500多万元建一个“中看不中用”的黄花菜博物馆。如今,这个已变为现实的全国首家黄花菜博物馆,还真成为了祁东的一张文化名片,并持续为当地黄花菜及其产品的销售提供助力。对于儿子新有的“以黄花菜为主题的黄花公园”设想,肖祥吉笑说这次不需要他给自己多做思想工作了。

黄花菜也具有“产业力量”。肖祥吉说主要是儿子推动自己的创业走出公司,实行“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户+品牌营销”经营模式,尤其是对掌握一定科技知识和种植技术的农户开展订单种植,将种植户变成种植产业的工人和创业者,使得公司直接安置劳动力300多人,间接解决劳动力就业50000余人。

“打分的话,今年我给他打92分!”对于儿子今年的工作成果,肖祥吉更是掩不住骄傲和自豪,“我也相信,将来他还会越做越好”。

点击相关阅读《《《

《祁东肖智雄:“黄花王子”不好当也得当》

乡村“新茶人”大有可为

汤朝春(右)与儿子汤艺鹏。

“从中方县政协委员到首届‘怀化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再到今年被省委组织部评为湖南省创业类‘湖湘青年英才’,儿子是比我有出息啰!”汤朝春扬起的声音,都感染了电话线这端的记者。

汤朝春是怀化市第四届、第五届人大代表,曾获怀化市科技进步二等奖,但按他自己的说法“不管怎样,还仅在市里‘折腾’,而儿子年纪轻轻却得到省级有关部门肯定了”。汤朝春以之为傲的儿子,便是本报今年11月12日曾以人物专访方式特别报道的中方县华汉茶叶庄园有限公司总经理汤艺鹏。

汤朝春家可说茶业世家。他的父亲曾是桐木茶厂远近闻名的种茶能手,其培育制作的雪笋茶可在杯中亭亭玉立、随水起舞,似雪后春笋破土而出,被评为“国际茶博会银奖”和“湖南名茶”。他自己从小在茶园长大,后也进入桐木茶厂工作,并于2004年和兄弟3人一起收购接手了改制后的桐木茶厂,3年后正式成立怀化华汉茶业有限公司。而他闯荡过深圳的90后儿子,回乡却于2016年创办了中方县华汉茶叶庄园有限公司,让“茶业”二字变成了“茶叶庄园”,生生让农业产业变成了“农业+旅游业+教育业”。

说起儿子当初提出“茶叶庄园”解困新思路,汤朝春更是感慨有文化、见过世面的年轻人就是脑子活、眼光远。

原来,当时他的公司主要业务是茶叶的传统加工和种植,一方面面临越来越多的同行涌入竞争,另一方面却是年轻人离品茶生活越来越远。汤艺鹏却由此别出心裁地提出了“茶小白”昵称,即吸引对茶文化少有认知的年轻人来茶园体验和旅游,让他们在放松身心的同时也能学习和传承茶艺文化。

4年来,汤艺鹏一步步将单一的茶叶加工销售,变成了集茶旅融合、农业休闲、科普实践为一体的复合型企业。“儿子希望将研学基地打造成五省周边的样板,把芷江受降坊、中方县南方葡萄沟、洪江古商城等串联起来,形成一条精品研学旅行线路。”汤朝春告诉记者,儿子的创业理想在茶叶又不囿于茶业,在中方又不囿于中方,是真正地致力于将他们“茶叶世家”发扬光大,他十分愿意为儿子点赞。

点击相关阅读《《《

《汤艺鹏:90后“ 茶小白”的“大情怀”》

值!卖掉5套房支持儿子创业

刘唐奇(左)与儿子刘智。

近10年了,刘唐奇说儿子一直在让他刮目相看,不愧是他们医药世家接受了新时代高等教育的年轻人。

刘唐奇口中的“儿子”,便是本报12月4日推出的《“湖湘青年英才”刘智:从泥土里唱响自己的“黄精之歌”》报道主人公刘智。2011年,因为大儿子意外病逝,当时正在中央音乐学院就读的小儿子刘智主动辍学回乡陪伴和帮助他;2017年,因为他身患癌症历经多次放疗化疗失去劳动能力,不得不把事业完完全全交给了小儿子。

“其实当初刘智告诉我他准备辍学回来的决定,作为一位刚刚经历‘白发人送黑发人’人间至痛的老父亲,我真的是又欣慰又担心。”刘唐奇告诉记者,自己欣慰的是,这个从小自由成长、从没有被赋予家族事业继承愿望的儿子竟然如此懂事;担心的是儿子如果放弃了在北京的大好发展机会,是否从此囿于新化这样的小地方再无出头之日。

事实证明,对于自己40岁才得来的这个小儿子,刘唐奇有些“当局者迷”了。

他没有想到,儿子自小武术、蓝球、乐器地各种折腾,还去北京学习、生活了五六年,却仍然能对大山里生长的中药材感兴趣,并且还对在大山里挣扎在脱贫致富道路上的农民充满感情。“有时候他工作回来很晚了,但只要我说谁家问题没解决,哪怕摸黑也会去往那人家里好好沟通。”

他没有想到,在北京学了那么多年音乐的儿子,回到新化竟把自己奋斗了一辈子的中药材事业这首“乡村振兴之歌”唱得更响、更深入人心了。“这些年,公司被评为了省级林业龙头企业,新化黄精成功申报国家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新化县被国家林学会授予‘中国黄精之乡’称号,儿子都在其中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他没有想到,严格意义上都算不上大学毕业生的儿子,这些年的努力竟然得到了新化县中药材协会的认可被选举为副会长,能为全县中药材产业发展把脉开方;得到了新化县委、县政府乃至娄底市委、市政府各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常被选送参加各类创业比赛、培训等增长才干;2020年,还被省委组织部评选为创业类“湖湘青年英才”,成为全省青年人才重要榜样。

刘唐奇说:“我把自己以前在县城投资的5套房全部卖掉了,作为老父亲更应该全力支持儿子进一步做好事业啊。”

点击相关阅读《《《

《“湖湘青年英才”刘智: 从泥土里唱响自己的“黄精之歌”》

【编辑】依孜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