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脾气暴躁? 你能耐受不愉快的职场关系吗

2020-11-20 10:42:40 来源:中国青年报

分享至手机

 你能耐受不愉快的职场关系吗

“耐受”不是“忍受”。是否要“耐受”,最终的选择是根据你的职业期待而定的:如果以一种成长性的思维方式来看不愉快的关系,你的着眼点应该在于——通过目前的工作能获得什么,成长的价值能够超越眼前的不愉快,即可努力做到“耐受”。

---------------

冲动,两败俱伤

田峰刚进公司的时候就被告知,团队里有个日本专家岛田,出了名的脾气暴躁,要求严格,“在他手下干活儿你可要分外小心”。不过当时岛田不是田峰的直属领导,所以他也没太放在心上。

第一次见识到岛田的严厉,是日语培训那次。公司安排田峰等参加为期3个月的封闭式日语培训。虽说是日资公司,但吃技术饭的理工男们并没有太在意语言这回事儿。大家下了课就吃饭打牌,轻松得跟休假似的。没想到回公司第一天,岛田上来就用日语问:“你的日语说得怎么样了?”田峰一惊,磕磕巴巴地回应着。岛田招手叫来翻译,当着整组人的面说:“听说你们在那边整天玩呢,我都知道!”田峰的脸顿时红了,没想到岛田会关注他这个新人的学习进度。

不过比起后面的事儿,这种批评不过是小菜一碟。一年后田峰开始负责项目,直接向岛田汇报。他这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魔鬼式严厉”。

岛田是典型的日本式工作思维,不只看工作结果,还对过程中的细节非常在意。田峰作报告,每每都要应对岛田提出的各种可能性质疑,如果回答不上来或者答得不对,岛田就会变得非常暴躁,劈头盖脸一通骂。

只是批评也就罢了,偏偏岛田还是个工作狂。不管几点,只要发现报告不对,就立刻召集项目负责人,要求重新做。所以只要下午五六点钟岛田叫开会,整组人立马叫苦不迭,挑灯夜战是逃不过了。

田峰仔细观察了整个部门,发现有两个人是从来没被岛田骂过的。这两个人一来日语非常流利,跟岛田不仅能交流,还时常开玩笑。二是他们脑子灵活,应变能力强,随时应付得了岛田提出的各种质问。田峰后悔当初没抓住机会学好日语。他想跟岛田沟通下工作方式,但要请翻译帮忙,有些话不好说。加上又不是伶牙俐齿的人,常常词不达意。

一次两次,沟通不是很顺畅,田峰也就算了,“只能咬牙忍着”。但这种状态久了,田峰觉得自己快窒息了。岛田上午安排个活儿,他午饭就吃不好,下午派活儿,晚饭就没心思了。即便当天交了报告,晚上也睡不好,生怕岛田不满意,第二天又是一顿骂。有一阵子他甚至一天都不想见到岛田,借口摔伤了手,请病假回老家躲了两周。

爆发竟只为一件寻常小事。那天因为报告出错,田峰又被岛田揪住一顿骂。可能是加班久了精神状态不好,也可能是平时压力累积,田峰跳起来跟岛田大吵了一通,摔门而去。返回工位的田峰余怒未消,打开电脑就给公司领导和工会发邮件,将岛田狠狠控诉了一番。

人事部过来调查,部门里被岛田骂过的人都趁机吐了下苦水,过了一阵子,岛田被借故提前调回日本了。

“但其实是两败俱伤。”田峰总结说。他在公司的发展并没有因为岛田的离开而变得通畅。相反,明明有几次晋升机会,到最后他还是被刷了下来。田峰知道,“岛田事件”令领导对他也有负面印象,后来就找个机会跳槽了。

现在田峰跟老同事聊起来,大家反而觉得岛田其实挺不错,“虽然方式有问题,但通过这种魔鬼式训练,还是学到了很多,比如整体的考虑,细节的掌握,以及如何跟上级沟通报告,等等,后来换了几任老板,居然基本没被批评过。”田峰心里有点愧疚,如果当初语言沟通顺畅点,或者方式上改变点,可能会是个很好的结果。“还是太年轻太冲动了。如果再遇到岛田,想跟他道个歉。职业生涯第一课,他教会了我很多”。

耐受,皆大欢喜

“又给我小鞋穿!”杨子气呼呼地在微信上跟学姐抱怨。杨子跟部门领导老李的关系不太融洽。

其实一开始不是这样的。刚到这个部门的时候,杨子是新人,老李是师傅,所以她对老李的意见都很尊重。老李觉得杨子听话又勤快,属于孺子可教型,也是相当满意。

但随着杨子业务上的成熟,负责的项目增多,两个人的摩擦也逐渐增多了。老李喜欢下属言听计从,如果杨子没按他的意思或者提出自己的意见,老李就不高兴了。杨子呢,慢慢发现老李并不是慈眉善目的领导,项目做得好,他把功劳全归自己身上,做得不好,专从手下人身上找毛病。

这时候部门又新调来一名同事,从同业大公司出来的,业务能力很强。新同事一来,杨子的日子更不好过了。老李明显地捧一踩一,令杨子觉得自己在公司的形象就是业务平平,可有可无。

最近发生的矛盾是这样的:老李让杨子在下周四前提交报告,结果到了周三例会,他就催促杨子尽早交报告。两人为日期的事情争执了一会儿,杨子突然想起微信上有记录,赶紧亮出来证明。老李脸色一下子难看了,只好说,我即便说错了,你也该跟我确认下。

正说着,大领导进来了,问起部门情况。老李立马把新同事狠狠表扬了一番,随即笑着对杨子说:“你也要加油啊。上次那个项目最后还是我出面协调的,部门老人可别被新人赶过了哈哈。”大领导听闻,表扬了下新人,又鼓励了下杨子,走了。

“你说,这不就是暗戳戳故意给我难堪吗?” 杨子气呼呼地发信息,“好想立马把辞职报告狠狠甩他桌上,然后扬长而去。”

“这又何必呢?你是去上班挣钱的又不是去交朋友的,不能指望别人必须善待你。辞职这种事,应该是找到好下家了才有底气做的。”学姐告诉杨子,在职场上面对上司,不管他是要求过严的还是偏心的,都只能是你去适应他,而不是他来适应你。学姐建议杨子先从提高自己业务能力入手,“工作做好了,结果摆在那儿,他就是再不待见你,至少也没话好说。”

杨子自我评估了一番,以她目前的资历,确实跳槽也不太容易找到理想职位,不如“忍一时风平浪静”,先把业务水平提上去。

她一方面尽量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做项目时不仅考虑得更周全,也经常不耻下问,跟有经验的新同事或其他前辈探讨。另一方面,她对老李就是只谈公事,以制度规则为准,态度上保持和颜悦色。老李关注的工作,杨子就给予优先级别,提前完成,所有工作通过OA软件进行确认,保持过程证据。这么一来,果然顺心不少。工作上有了些成就感,同事领导之间也相安无事。

没想到后来有个突发事件,又促进了杨子和老李的关系。

那位被老李夸上天的新同事又跳槽了。老李从同行朋友那里得知,这人之前是在大公司的派系斗争中败落,才临时跳到老李这里的,现在找到好下家就迫不及待走了。老李感觉自己被背叛,忍不住在办公室大发雷霆。杨子啥都没说,主动接手了同事扔下的项目开始赶工。

这事儿之后老李又对杨子恢复了慈眉善目,不仅会在工作上给予指点,还经常在大领导面前表扬她。没多久杨子就顺利晋升了一级。杨子知道她和老李的关系不会像刚开始那么好,但也不再像以前那么糟糕。时间长了,曾经耿耿于怀的老李的那些“小鞋”,她也不再放在心上了,“都是些小事儿,而且当时自己确实也没有做得很好。职场上谁没跟谁磕磕碰碰过呢,我又不是人民币,不可能人人喜欢我。”

林蔚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李娜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