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家长兜里有多少钱,早教班的老师最清楚

2020-11-12 16:07:10 来源:中新网

分享至手机

中新经纬客户端11月12日电 (赵佳然)“别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句话背后,是新手爸妈们为孩子早教操碎了的心。

业内报告称,预计2020年中国早教市场规模可达2900亿元人民币,到2025年早教市场规模或超过3200亿元。“起跑线之战”愈演愈烈,家长“一掷千金”之时,却还面临着机构经营不善、高额学费退款困难的风险。

培养出一个“郎朗”更容易还是更难了?

38岁的张慧在某大型IT公司担任高管,在职场上游刃有余的她,回家后却面临着一本“难念的经”——两个孩子的教育问题。

大女儿不到6岁,二女儿刚满4岁,而张慧和爱人从她们出生开始便订下了早教计划。除了幼儿园外,她为两个孩子报了11个早教培训班,大女儿6个,小女儿5个。

眼看孩子们平日的时间被安排得满满当当,张慧依然思考着是否还有添加早教课程的必要。“英语课一周两次,每次60分钟,作为语言学习来讲根本不够,需要更多的语言环境。”这样想着,她又给大女儿在周末加了一门英语私教课。这些课程里,如果可以允许家长陪同旁听、指导的,她便会尽可能挤出时间来陪伴。

至于早教课程的具体金额,张慧并没有细细算过。粗略估计,按照每节课200元左右的定价来讲,两个孩子仅一周就需花费2000多元,一年则需要十几万元。

虽然早教课占据了家长大量精力和金钱,但张慧仍觉得,没有一节课程是浪费的。“我也见过有家长什么课都没给孩子报,但是各人有各人的风格吧。我们希望尽可能地开发孩子的各方面能力,比如到了认识颜色的年龄,就要去上相应的绘画课,过了这个阶段再上就没有意义了。”

谈及接下来给孩子们的规划,张慧显得更加焦虑,原因是身边不断出现学习进度更快的孩子,而有些家长甚至把教育计划安排到了十年后。“拿弹钢琴举例,都说现在条件好了,培养出一个‘郎朗’更容易。但问题是,现在人人都是‘郎朗’。”在张慧们看来,如今的家长普遍重视早教并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孩子要想在某一个领域脱颖而出其实更难了。

今年“三十而已”,在金融行业工作的翟乐也一度极其看重早教。从孩子不到2岁时便购买了两万余元的早教课程,合每节课约400元。对她而言,早教课虽然无法短期达到明显效果,但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刚需。

“我们每周只能上一两次课,每节课20多分钟,其实内容很少,但是班上同龄小朋友多,想让孩子多提升社交能力,也出来锻炼锻炼身体。”此外,翟乐选择的早教课均配备外教。“我认为,孩子小时候对大部分科目的接受程度都一般,但语言能力从出生就开始培养了,外教倒也不算‘高配’。”不过,即便翟乐与丈夫的年收入已超过60万元,她还是觉得这门早教课性价比偏低。

 

翟乐的女儿在上早教课 受访者供图

据中新经纬记者了解,目前市面上的早教机构多数宣称孩子从零岁开始就可以上早教,一些机构还推出了0-6月宝宝可以免费上课的政策,当然前提是家长订购了课程包。近日,记者在走访北京部分早教机构时就发现,有不少家长带着几个月大的宝宝前来上课,早教机构的销售也会以“某某宝宝4个月左右就来上课,一个月就会爬了”等案例作为卖点进行推销。

据了解,这些早教机构的课程时长在45分钟-1小时不等,收费在200元左右,一个课程包从40节-200节不等,课时越长单价越低,而销售也会极力推荐家长购买课时更长的课包。

随着疫情的蔓延,多家线下早教机构一度停课,现在的翟乐也习惯了陪孩子上网课的节奏。“我现在对于早教‘佛系’一些了,并不追求处处领先,孩子能保持长期学习就行。再说,起跑早,就一定能早到终点吗?”

如何看待早教班这一话题,在社交媒体上也曾多次引起讨论。部分网友认为,早教机构普遍收费过高,学习内容不丰富,从而性价比不足;而也有观点称,早教机构的作用不止在于学习知识,而在于减轻父母压力、释放孩子的活力等。

@莫再提:早教我觉得就是去玩的,感觉真没有学到什么东西。对于我而言,孩子喜欢这里,这钱就花的值了。

@贝贝家的凯特:其实早教一节课最也就45分钟到1个小时,真正的亲子陪伴还是在平时,在我看来,早教的意义不是在于她学到了什么知识,而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学会了怎样去引导她。

@DDBee:我发觉,当孩子开始准备对一个课堂内容感兴趣,就已经要结束到下一个课题了。所以综合考虑,我暂时还是不让他上所谓的早教了,性价比和作用真的不高。

@大步走的小风:给孩子报早教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花钱制造机会带孩子出去玩儿。如果价格可以再便宜点就好了。

近3千亿市场,早教公司能分几杯羹?

腾讯理财通与21世纪经济研究院发布的《2019新中产家庭消费与理财报告》中显示,从支出结构来看,收入越高的家庭,在子女教育方面的支出占比越大:报告称,55%的新中产家庭子女教育支出占总支出比例在10%-30%之间,9.9%的家庭子女教育支出占总支出比例超过50%。在年收入超过80万元的家庭中,15.5%的家庭子女教育支出占总支出比例超过50%。

据悉,该报告研究对象家庭年收入均超过20万元,他们普遍接受过高等教育,大部分从事专业性或者管理岗位,多分布于全国一二线城市。

从整体市场来看,前瞻研究院的有关分析指出,2010-2019年,中国早教行业市场规模逐年增加,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15.44%,2020年早教市场规模预计可达2900亿元。目前中国0-6岁儿童约为0.98亿人,平均每个家庭早教消费2600元,预计平均每年增速为5%,到2025年中国0-6岁儿童早教市场规模为3284亿元。

早教市场的热情,从上市公司的业绩也可见一斑。据A股上市公司美吉姆年报,其在2019年实现营收6.30亿元人民币,归母净利润为1.20亿元,上涨279.40%。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2.66亿元,同比减少44.72%,归母净利润为1.02亿元,同比增长22.31%。国信证券在研报中表示,预计其早教子公司天津美杰姆第三季度实现业绩约4000万元。

美吉姆资料图 中新经纬 罗琨 摄

据此前财报显示,2018年美吉姆在中国的签约中心数量为434家,至2019年底为524家,增幅超过20%。2020年疫情期间,这一数据仍然实现了逆势增长,截至2020年上半年,美吉姆中国早教中心的数量较2019年增加了11家。公司表示,美吉姆早教中心主要采取加盟模式开展业务,采取单店授权模式。

天眼查App数据显示,知名品牌金宝贝早教于2003年进入中国市场,2016年被金宝贝集团剥离业务,以1.275亿美元的价格被亿翔控股收购,截至2017年在中国已有超过300家早教中心。此外,早教品牌积木宝贝于2019年12月获得近亿元B轮融资,全优加于2020年7月获得3500万元战略融资。

在众多在线教育领域中,儿童早教行业备受资本青睐。艾媒咨询《2019中国婴幼早教市场现状与投资趋势价值分析报告》中指出,从融资企业类型来看,2018年儿童早教类型企业获投数量最高,占比达20.9%,其次为K12及教育信息化类企业。

专家:早教领域亟待定位与调控

在不断攀升的热度之下,近年来早教机构停课、被曝中止运营的事件也屡屡发生,给消费者带来课程中断、退费困难的风险。

2020年3月,悦宝园北京草桥中心宣布因资金不足正式闭店。悦宝园教育发布声明称,闭店中心为独立运营中心。据北京商报报道,该中心工作人员当时称,退费较难以实现,将为家长办理转换课时。

8月,有多位家长反映称,位于北京市丰台区的一家“巧虎KIDS”早教中心宣布破产,致使400多名学生家长蒙受损失。随后,巧虎KIDS中国区总代理发布声明称,各巧虎KIDS中心均由各中心投资人独立运营。

多位在该中心消费的家长向中新经纬客户端反映,该店在收取费用时未统一课时单价,且申请退费时,需扣除缴费金额的7%。官网显示,截至2019年11月,巧虎KIDS全国授权170家门店,遍布77个城市。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表示,目前的早教行业,尤其是针对2-3岁儿童培训领域基本以市场供给为主,而相关的早教机构良莠不齐,供给参差不等。当市场空间不足时,由于调控不足,便会出现定价较高的现象。

熊丙奇指出,近年来,有关部门已针对0-3岁及3-6岁早教领域颁布相关政策法规,然而依然缺乏清晰的行业定位,如规范行业标准则需要大批资金支持,还需时日。而近年来屡次发生的因机构资金链断裂或亏损过大而导致的停止运营现象,也反映出行业亟待标准化、责任清晰化。

对于中产家庭在早教领域消费方面,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家长对于早期教育的重视符合情理,然而其应该建立在早教的相关知识基础上。若盲目、单纯地认为投入越多即教育效果越好,则有可能会带来负面效果。

“有些父母把孩子作为参天大树来培养,但实际上孩子也许需要小草的培养方式,陷入误区则可能对孩子的自主性等造成伤害。总体来说,首先要充分考虑孩子的需求,其次要判断早教机构的专业性。”储朝晖进一步表示,父母在选择早教机构时需权衡各方面需求,谨慎消费。(中新经纬APP)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慧、翟乐均为化名)

【编辑】林零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