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湖南民生网 > 民生要闻 > 头条

开学了,长沙残疾母亲将脑瘫儿子送进美国名校读博士

2018-09-03 19:19:36来源:人才就业社保信息报 作者:陈尽美

分享至手机

8月27日,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校园里,绿树如阴,一名90后中国男孩吸引了人们的目光,只见他虽然坐在轮椅上,甚至说话也不甚清晰,但刚毅的脸上却充满自信的笑容。当人们得知他是该校全额奖学金博士新生时,不禁纷纷朝他投来钦佩的眼光。他叫莫天池,是一名脑瘫患者,坐在轮椅上27年的他,从长沙远赴大洋彼岸求学,创造了一个生命的奇迹。

莫天池在美国。

当人们聚焦于莫天池取得的成绩时,何曾想到他的父母在其成长路上倾注了多少心血。在美国求学的莫天池告诉记者:“我很想念留在家中的妈妈,她是一个伟大坚韧的好妈妈。”

近日,记者采访了莫天池的母亲祁彦,这位曾患小儿麻痹症的残疾女性,用柔弱的肩膀、坚韧的力量,含辛茹苦27年,一步步将儿子从本科生、硕士研究生培养成留美博士生,为许多父母树立了不抛弃不放弃的榜样力量。

莫天池博士的母亲祁彦。陈尽美/摄

疾病与贫穷

泯灭不了奋斗成才的渴望

莫天池的家在长沙矿山研究院一个年代较久的居民小区中。在这套不到40平方米的房子中,里间是一家三口共有的卧室,外间则是莫天池的书房。

8月8日,莫天池在父亲莫小红的陪同下已前往美国求学,留下了祁彦一人独自在家。祁彦祖籍东北,她身材高大、声音干脆,如不细看,发现不了她是一位走路蹒跚、右手不便的残疾人。

莫天池在出生不久后不幸经历了一场医疗事故,而导致脑瘫,不能独立站立行走,语言表达困难,甚至有肢体动作时就会引发痉挛。祁彦当时很痛苦,却并没有放弃孩子,一家人倾其所有,为他积极治疗。让她欣慰的是,小天池虽然身体残疾,但脑瓜子却并不笨,教给他的生字全记得住。

到了上学的年纪,莫小红担心儿子在学校会遭人欺负,准备留他在家中学习。祁彦坚决反对:“不管他去学校学成什么样,必须让他与外界接触。”

上世纪九十年代,莫天池一个月的理疗费用就得3000多元。“我们把每一分钱攒起来,给孩子做理疗。”夫妇俩摆过地摊、卖过小食品,最困难的时候,一家人一星期就吃一颗大白菜。

有些人直截了当地问祁彦: “都穷成这样了,你还笑得出来?”但哪怕生活再艰难,祁彦也挺直了腰杆,笑脸迎人。

在坚毅、乐观的母亲影响下,残酷的疾病没有湮灭莫天池渴望成才的斗志,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南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又以惊人的毅力考过托福,收到了来自美国多所名校的博士录取通知书,成就了许多人眼中的“不可思议”。

尊重与信任

在严格的教育中养成良好习惯

许多人很好奇莫天池的父母有些怎样的育人秘籍?在祁彦看来,要尊重与信任孩子,给孩子创造一个爱的环境。

莫天池的家很小,房子里的各张门互相连通在一起。他希望母亲不要乱动他的用品。 “我尊重孩子的隐私,从不乱翻他的东西。” 祁彦说。

在这个小小的三口之家里,虽然面临的困难很多,但总洋溢着欢声笑语。无论多日子多拮据,祁彦每年总要抽出200元给莫天池买书。“我们家最富有的就是他的书柜,这已经是第四柜了。”祁彦自豪地指着满满的书柜告诉记者。

对于孩子的教育,祁彦认为最重要的是在六七岁前把习惯培养好。“每天作息时间规律,按时做好规定的事情。”

祁彦对莫天池的教育也很严格。 “我不允许你犯错误,尤其不能撒谎。”祁彦告诫莫天池。

祁彦记得最后一次打儿子是在他小学三年级时。那次数学考试,莫天池错了一道题,考了98分。祁彦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冲上去就打了他一巴掌。“我打他并不是他分数低,而是他粗心。”祁彦回忆道。但她没想到,她的行动遭到了班上20多名同学的“围攻”,孩子们围住她,红着眼朝她嚷道:“阿姨您不对,您不能这样打莫天池……”看到孩子们都那么护着莫天池,祁彦忽然意识到自己错了,她的泪水一下就涌出来。“从那以后再也没打他了,我觉得对他这样的孩子,我太严格了。”回忆起这段往事,祁彦眼眶红了。

莫天池一家三口。

友善与支持

爱的溪流汇聚成大海

当人们见到莫天池时,他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笑容,充满积极向上的正能量。“这是因为天池成长的路上遇到的好心人太多了。”说起这,祁彦感慨万千。

为了照顾儿子,祁彦从莫天池上小学一年级起就跟着他的班级陪读。她非常感谢莫天池在长沙矿山子弟学校读小学时的班主任何霞辉老师。“何老师从没有把他当作一个残疾孩子,教给了他很多道理。”做课间操时,别的小朋友出去了,何老师便要求莫天池在教室里帮助同学整理课桌,锻炼他的动手能力。

祁彦还清楚记得,莫天池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毕业,累计有12次春游、秋游,“老师们从来没有落下过天池一次,而且从来不让我们交一分钱”。

从小到大,不仅老师对莫天池很关心,同学们对他也都很友爱。莫天池的人缘很好,女同学好静,所以他有一个热心的“闺蜜团”。男孩子好动,虽然不会像女孩那样经常陪伴莫天池,“但是需要力气活的时候,只要喊一声,他们就稀里哗啦来一屋子。”祁彦描绘道。

在中南大学读书的几年中,上课、下课总有同学接送莫天池。考托福时,莫天池去新东方教育培训,也得到了老师很多帮助。当他托福通过后,又获得了新东方每年15万元,累计5年75万元的奖学金。

这暖心的一幕幕,常常感动着祁彦。“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人家。”祁彦动容地说,“学校老师、同学的种种关爱,带给了他快乐,培养了他的自信。”

坚守与希翼

盼儿学成归来回报社会

莫天池来到美国后,开始了人生新的一页。老师们都很关心他,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刘骏副校长为他联系了各个部门提供帮助,让他安心学习,并特意来到宿舍看望他,告诉他 “有任何困难都可以找我”。

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刘骏副校长 (右一)看望莫天池(中)与莫小红(后排中)。

看到儿子远赴美国的学习路很顺畅,辛苦了一辈子的祁彦终于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年轻时的祁彦是一个性格外向、活泼爱玩的人。但为了照顾孩子,她几乎与所有的朋友都断了联系,留在家中悉心照料儿子。

“有这个孩子后,我的生活高度紧张,全身心都在他身上。现在突然一个人在家,倒不知道怎么安排时间了。”祁彦说。亲友邀请祁彦出行旅游,她婉拒了,“我们家有二只猫和一只狗要照顾,而且还要把钱攒起来陪孩子在美国读书。”

莫小红去美国陪读的签证只有半年。“再过两个月,我也要去办签证了,我和他爸爸要轮流交换,每个人只可以在美呆半年。” 祁彦既高兴又担忧,“攒的一点钱都花在路费上”。

祁彦说她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就是让儿子去上学。“我一直很支持他的梦想,但我真没有想到他会读书读到外国。我们是长沙市特困家庭,这个梦想有点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祁彦笑道。

祁彦说她最大的期望是莫天池能健健康康的,顺利完成学业,能够回报社会。“我希望我还能再熬10年,我痛苦过,但从来没有后悔过,从来没有绝望过。我相信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祁彦说。

【编辑】陈尽美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