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城白领平均月薪8730元,这十大行业收入最高!

2018-03-10 21:03:43来源:北青网

分享至手机

 

进入3月,人才跳槽的黄金季节再次到来。招聘平台BOSS直聘日前发布了《2018旺季人才趋势报告》,对今年的人才流动趋势,各行各业热门程度及白领的平均薪资水平进行调查。报告显示,今年人才流动趋势较为明显,45%的人选择转行,互联网、教育培训、医疗健康成为热门选择。而这也意味着在跳槽旺季,人才间的竞争程度将更为激烈。

50城白领平均月薪8730元

网友:又拖后腿了

数据显示,2018年前两个月,全国人才需求量最大的50个城市中,白领平均月薪为8730元,同比增长2.9%。北京、上海平均月薪突破1万元大关,领跑全国,深圳、杭州紧随其后。

 

这份图表一出,便引起了网友们的关注和讨论。许多人自嘲地留言,这次怎么又拖后腿了?

@一个头九个大:每次都拖后腿。恨自己!

@howie33:我是个假白领……

@驴蛋蛋立志成为蛋总:想把这个转给老板看的举个手!

@三鮮麵:刚过平均线……现在平均值都这么高了?

@Casparzoe:总是人均...工资高低还得看个人。

@qiaqiamore:广州表示基本工资税前差不多是这个数,但是以cbd地区的物价过的并不好。

而从求职者期望薪资的角度观察,2018年前两个月,全国50城求职者平均期望薪酬为9051元,同比增长3.3%。期望月薪在1万元以上的求职者比例从2017年的27.3%升至28.4%;期望月薪在2万元以上的求职者比例上升0.2个百分点至6.5%,而期望月薪不足5000元的求职者比例同比下降1.6个百分点。

“3年前我从国外硕士毕业,回到北京来工作,当时预期薪资是6000元以上,觉得自己还在积累经验阶段,收入只要能覆盖生活费就行。”今年27岁的郑阳对中新经纬说,“一年后我跳到了更高的平台,由于销售行业浮动较大,每个季度的收入都不相同。跳槽大约半年之后,我的月收入提高到了约10000-15000元,当时比较满意。去年年底是我第二次跳槽,这次我的目标薪资为15000-20000元。虽然还有很多需要学习和积累的地方,但我认为一年内可以达到自己的预期值。”

 

 

▲图片来源:摄图网

关于白领薪资的统计数据,郑阳表示自己身边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达到这一平均值。“我身边工资较高的90后基本都在销售或技术岗位。有的岗位涨薪比较慢,一些公司还有入职几年内不涨工资的内部规定,所以在工作3、4年内薪资涨幅不大。”然而郑阳也认为,收入仅为评价工作的一方面,其他因素如地理位置、对个人能力的提升、工作时长及稳定性等,对每个人的重要性各有不同。

当目前工作岗位难以达到预期薪资时,跳槽则成为了一大选择。在跳槽旺季中,涨薪也是众多求职者的主要诉求之一。数据显示,上一份工作坚持不到6个月又再次跳槽的求职者中,超六成人的薪资低于同龄求职者均值。从职场人目前薪酬水平与前一份工作时长的关系来看,前一份工作时长在12-24个月的求职者,跳槽后所获得的薪资相对最高。

“我毕业2年多,已经换了4份工作。”在北京工作的李楠对中新经纬说,“前三份工作时间分别为9个月、1年、6个月,到现在为止,收入大概提高了50%。在求职时,薪资在我的诉求中能占到前三,其他两项是职位匹配度,以及对个人能力的培养。现在这份工作比较满意,希望能稳定下来,我也不喜欢频繁跳槽。”

城市间人才流动加剧

杭州、武汉、成都、郑州、西安成为热门

随着“新一线”城市人才吸引政策的集中出台,城市间“抢人集团”的排位雏形已经显现。

 

数据显示,2018年前两个月,一线城市(北上广深)人才继续流出至二三线城市,净流出率达到0.6%,较2017年同期增加0.05个百分点。相应地,二线城市人才吸引力也继续增强,其中杭州、武汉、成都、郑州、西安五个城市人才吸引力最高,2018年离开北上广深的求职者,有35.5%的人选择了这五所城市。而且,这一趋势已经在18个月左右的区间里相对稳定。

尽管二线城市人才数量快速上升,但在人才质量方面,二线城市还和一线城市有明显差距。数据显示,2018年旺季,从事互联网、金融、专业服务等高薪行业且学历为硕士以上的人才,超过八成仍然选择在一线城市打拼。

今年30岁的陆远2年前从广州来到杭州定居,他向中新经纬表示,两者都是非常适宜发展的城市。“我在广州生活了5年,来到杭州主要是家庭原因。杭州的薪资标准普遍比广州更高,但生活成本也随之上涨了。因为G20峰会、亚运会等缘故,杭州的潜力也在逐步提升,我认为将来的生活节奏也会越来越快。”陆远介绍道,他与妻子2016年在杭州购置的住房,如今价格已上涨了一半。

互联网行业人才紧缺

更多人选择跨行跳槽

数据显示,2018年前两个月,各产业间平均薪资水平的分化进一步加剧。高薪行业互联网、金融、专业服务稳坐前三,平均月薪较其他行业高出1000元以上。房地产、通信排名四五,虽然在薪资基数上与前三仍有差距,但薪资增幅仅以微弱劣势稍低于互联网。

同时,随着新兴行业的崛起以及行业间薪酬分化加剧,人才转行率正加速上升。数据显示,2018年,全行业人才整体转行率已达45.1%,较5年前增加近7个百分点,转行现象正变得愈发普遍,产业间的人才流动正在迅速增长。

彭博毕业后加入了会展行业,但一年后却选择跳槽到了某知名IT企业。“选择第一份工作是因为与个人爱好有关,但入职后发现工作内容与当初的预期大有不同。当我接到第二家公司提供的岗位时,考虑到IT行业普遍收入较高,该公司的规模也更大,所以想趁年轻转行。”

 

▲彭博的工作台 受访者供图

彭博认为,在工作3-5年内转行,甚至多次转行都是可以接受的。“世界变化太快,许多行业和职位在几年前都还没人听说过,及时转换更适合自己目标的行业是可以理解的。以前父母总认为转行是非常有风险的行为,而现在大家的观念也在转变。”

【编辑】陈尽美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