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税专项扣除重点是教育和大病医疗

2018-03-09 07:15:47来源:人民网

分享至手机

如何防控政府债务风险、房地产税立法如何推进?个税起征点调至多少?……7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北京梅地亚中心举行记者会,财政部部长肖捷,副部长史耀斌、胡静林围绕“财税工作和财政改革”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今年预计减税8000亿元

大力减税降费背景下,去年我国财政收入缘何实现7.4%的较快增长?

肖捷说,去年我国经济总量迈上80万亿元新台阶,同比增长6.9%。经济活力不断增强,企业效益不断改善,这是财政收入增长的基础条件。

与此同时,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上涨较快,直接带动按现价计算的相关税收快速增长;近几年连续实施“放水养鱼”的减税降费政策,不断培植发展新税源,也为财政增收提供了源头活水。

肖捷说,2018年,我国将继续实施减税降费政策,用财政收入的减法来换取企业效益的加法和市场活力的乘法。全年减税预计超过8000亿元,通过清理规范政府性基金、行政事业性收费和经营服务性收费等预计减负3000多亿元。

赤字率近年首降

2018年,我国财政赤字率拟按2.6%安排,系近年来赤字率首次下调,是否意味着“积极的财政政策会逐步退出”?

“尽管今年财政赤字率比上年有所降低,但是我明确告诉大家,积极财政政策的取向没有变。”肖捷说,今年预算安排的财政赤字按23800亿元考虑,与去年预算赤字规模持平。

谈及政府债务问题,肖捷说,截至2017年底,我国政府负债率36.2%,较上年有所下降,低于国际通用的所谓60%警戒线,也低于其他主要经济体和一些新兴市场国家的负债水平。预计未来几年政府债务风险指标水平不会有明显变化。

如何把钱花在刀刃上?

党的十九大提出,建立权责清晰、财力协调、区域均衡的中央和地方财政关系。

肖捷说,此前我国已先后出台外交领域的改革方案和基本公共服务领域中央和地方共同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方案。今年将重点推进教育、医疗卫生、交通运输、环境保护等领域的改革。

今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规模约21万亿元,如何把钱花在刀刃上、花出实效?肖捷表示,目前预算绩效管理仅限于一般公共预算,下一步绩效管理范围将逐步扩大到所有的财政资金,包括政府性基金预算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

“财政部门将一如既往牢固树立勤俭节约和过紧日子的思想,在财政支出方面以绩效为导向,创新预算管理模式,努力做到少花钱、多办事、办好事。”他说。

房地产税立法稳步推进

房地产税、个人所得税改革社会关注度高,2018年两大税改如何推进?

史耀斌说,作为国际通行税种,我国房地产税制度设计在参考国际共性制度安排的同时,注重从中国国情出发来合理设计,比如合并整合相关税种以及合理降低房地产在建设交易环节的税费负担等。

他透露,目前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财政部以及其他有关方面正在抓紧起草和完善房地产税法律草案。“房地产税总体思路就是立法先行、充分授权、分步推进。按照这个总体思路,目前正在设计完善,并进行论证和听取意见。”

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将上调到多少?史耀斌说,将根据居民的基本生活消费水平的变化来提出政策性建议。除了提高起征点,此次个税改革更凸显专项扣除的新内涵,首选重点是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百姓最急需最关切的方面。

他指出,改革会将分类税制转化为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税制,下一步将加快启动税改方案,同时启动个人所得税的修法。“相信通过这些改革,能够使个人所得税纳税人的税负更加合理,更好地显现个人所得税调节收入分配、促进社会公平的积极效应。”

扶贫资金加强监管

乡村振兴离不开真金白银的投入。胡静林说,2018年中央财政将多渠道筹集资金,形成多元投入的新格局;按照乡村振兴重点任务精准发力;同时加强资金监管,全面实施支农资金绩效管理。

针对个别“挪用挤占、虚报冒领扶贫资金”情况,胡静林表示,财政部会同相关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去年专项检查共追回虚报冒领和挤占挪用资金7.3亿元,450人被问责。下一步将继续完善制度堵漏洞,加大查处力度,从2018年到2021年每一年都将把扶贫专项资金作为检查重点。

划重点

完善征税模式

将工资稿酬等劳动性所得合并

7日上午,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记者会上表示,起征点提高到什么程度,将根据居民的基本生活消费水平的变化来提出政策性建议。

史耀斌说,此次个人所得税改革有两大内涵值得关注,除了提高起征点,另一个内涵是前所未有的,即增加了专项扣除,首选重点就是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老百姓最急需最关切的方面。“当然,我们还会根据实际的情况来最后具体确定专项扣除项目的规模和数目。”

“此次个人所得税改革还要改革完善个人所得税的征税模式。”史耀斌说,改革会将分类税制转化为建立起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税制,这也是世界上通行的个人所得税征税模式。

“我们会将一些劳动性所得,比如说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特许权使用费等作为综合所得合并起来,然后再确定一个基本减除费用,大家称之为起征点,再进行征税。”

房地产税制度设计

合理降低建设交易环节税费负担

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7日上午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记者会上表示,在设计房地产税制度时,将合理降低房地产在建设交易环节的税费负担。

史耀斌介绍,房地产税作为一个税种历史悠久,在大多数国家普遍实施。几乎每个国家的房地产税制度都存在以下四个共性的制度安排:

一是所有的工商业住房和个人住房,都会按照评估值来征税;

二是所有国家的房地产税制度安排中,都有一些税收优惠;

三是房地产税属于地方税,它的收入归属于地方政府;

四是因为房地产税的税基确定比较复杂或者非常复杂,所以需要建立完备的税收征管模式。

史耀斌表示,我国房地产税制度设计会参考国际上共性的制度性安排的一些特点,但会从中国的国情出发来合理设计,比如合并整合相关税种,以及合理降低房地产在建设交易环节的一些税费负担等,使房地产税制度更加合理、更加公平,既能够起到筹集财政收入的作用,又能够起到调节收入分配、促进社会公平的积极效应。

【编辑】胡雅柔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