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改工作者收入该如何保障

2018-03-05 08:52:53来源:央视网

分享至手机

自2009年启动以来,新医改已经推进了十年,刚刚过去的一年,新医改最大的动作是全面推开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全部取消药品加成,“以药补医”退出历史舞台,医生的收入该如何保障?《面对面》专访国务院医改办专职副主任、国家卫计委体制改革司司长梁万年将就这一问题来回答。

新医改最大的动作 全部取消药品加成

2018年3月2日,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新闻发布会在人民大会堂一层新闻发布厅召开,大会新闻发言人在答记者问时指出,新医改推进十年,进展显著,深化医改给百姓带来了更多的获得感。刚刚过去的一年,新医改最大的动作是全面推开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全部取消药品加成。“药品加成”是我国自上世纪50年代困难时期开始实行的一个政策,当时是具有积极意义的。但在我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变化中,“以药补医”逐步演化成为一种逐利机制。大处方、大输液、滥用抗菌素等问题日益严重,推高了医疗费用,削弱了公立医疗机构的公益性。全面推进公立医院的综合改革,核心是破除“以药补医”的机制。截至2017年9月底,全国所有公立医院取消药品加成,实行药品零差率销售。

记者:现在把药品加成这块不让再加了,原来的这块收入靠什么补上?

梁万年:目前全国面上总体上来看约80%减少的加成是靠服务价格调整来弥补的。

8部门联合下发通知 挤出药品流动过程中的水分

2017年1月,国务院医改办会同国家卫生计生委等8部门联合下发的一份通知明确,综合医改试点省(区、市)和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的公立医疗机构要率先推行药品采购“两票制”,“两票制”是指药品从药厂卖到一级经销商开一次发票,经销商卖到医院再开一次发票,通过压缩药品流通环节,使中间加价透明化,进一步推动降低药品虚高价格。

梁万年:关键是流通领域水分太多了,环节太多,所以推行两票制。

记者:如果中间在发票上做手脚呢?

梁万年:透明的,两个票必须同时在,我才能验收进货。过去这个药比如说在北京生产的,北京医院直接买这个厂家的药是买不到的,可能跑出去转几个圈以后再回来,药在仓库没有动,出去开了几票以后1元钱的药变成7元10元了,这是流通领域洗钱,洗出来的钱来促销就滋生了医药代表。

医疗工作者的收入过低 如何解决?

中国医改已经触及医院的核心—收入来源和收入分配模式。尽管医疗服务价格正在逐步调整,但在 “公益性”的前提下,医院的利益分配机制无法体现出医疗工作者的社会价值。医疗工作者的收入过低,是一直以来普遍存在的问题。

梁万年:国际上对医生一般为什么喜欢用年薪制,就给他一个天花板,这个岗位就这么多钱,你只要好好干你就可以拿那么多钱,但是你干得不好我考核你,往下减,所以一般医生行为就很正常,我在岗位上认真履职,那我就是那么多钱,他的预期很固定,所以他所有的行为开药也好检查也好就不会有什么偏差。

我们国家现在这个情况给你一个地板,就是说你的基本收入,一般事业单位的收入这么多,但是上面不知道多少,那这个医生每开一张处方每做一个检查,他马上就会想到我能拿多少钱,这种行为怎么控都控不住他,所以有的学者就是说如果医生这支笔没管好,那你肯定医改成功不了,但是你管好医生这支笔就两个手段,一个是薪酬,这块你给他一个预期,你不能让他去挣多少,挣得越多他发得越多,第二个就是医保的支付,让所有的检查检验药品变成成本,这些逻辑省下的空间,就调价,让价格顺了,医生开刀看病做手术,就能挣到他应有的钱了,医院自己就回归功能定位了,这是改革的大逻辑。

医改只有进行时 没有完成时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改如今进入第十个年头,梁万年称刚刚过去的2017年为医改落实年,对于已经步入“深水区”的新医改,未来依然有很多问题和难题需要去破解。

记者:我不知道您怎么看,现在这个看病难看病贵,不愿意去医院,一去医院跟遭一趟罪一样的,这种感受这种抱怨还是此起彼伏,您怎么看社会上伴随改革一直也往前进的抱怨?

梁万年:其实这种不满和抱怨也是我们改革的一个动力,改革的目标是满足老百姓的需要和需求,但是不可能一蹴而就,是要有实践的,是要分阶段推进的,所以我特别能够理解老百姓的一些不满或者是新的一些抱怨,老问题解决新问题出现,这就是改革一个循环的过程,所以永远在路上,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

【编辑】刘玉梅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