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湖南民生网 > 职业发展 > 技能

培养冰雪人才 北京冬奥是目标更是起点

2018-02-12 08:42:08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梁璇

分享至手机

 怀抱着小熊“卡奇”的曹颀婧成了“未来之星”花样滑冰赛场上的小明星。

在本周末哈尔滨闭幕的全国青少年“未来之星”冬季阳光体育大会上,这个身材娇小的福建女孩儿以得分领先第二名近一倍的成绩夺冠。很少有人能想到,7岁时随父亲到哈尔滨旅游便迷上滑冰的她,会由妈妈陪同“扎根”在哈尔滨跟随专业教练学习花样滑冰,且已成长为全国同年龄选手段中的佼佼者。曹颀婧今年12岁,在教练刘颖看来,到2022年北京冬奥会她恰巧16岁花季,“在花滑项目上,是正好的年龄。”

因为常在冰上被冻得鼻涕直流,“卡奇”其实是妈妈送给曹颀婧的卡通纸巾抽。在黑龙江冰上训练中心的日子,每天上冰3个多小时,脚踝和腰都曾受伤,但只有完成不了技术难度才会让她心生退意。然而,金妍儿、扎基托娃、闫涵、韩聪、隋文静等榜样始终让曹颀婧选择坚持,“我想参加北京冬奥会,成为世界冠军。”

“韩国平昌冬奥会开幕后,很快就将进入北京冬奥时间,这次阳光体育大会肩负为北京冬奥会培养后备人才、助力完成3亿人上冰雪的重任。”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赵勇表示,作为目前全国规模最大的综合性青少年冰雪赛事活动,“发掘培养冬奥人才”自然而然成为当下主题。

因此,本届赛会增设了速度滑冰、短道速滑、高山滑雪、越野滑雪、单板滑雪等5个冬奥会项目,以及与冬奥会跨界跨项选材相关的蹦床项目,并将年龄放宽至18岁以下,且首次允许各地级市体育部门和青少年体育社会组织组队参加,鼓励社会力量建立的青少年体育机构参与竞技类比赛。

从事越野滑雪近30年的新疆阿勒泰地区体育工作训练队教练衣拉木江·木拉吉,借比赛把队员首次带到黑龙江亚布力雪场,“让他们能体验零下三四十摄氏度的天气,对项目有更深认识。2022年,我从事滑雪项目已经40年了,如果我的学生能参加冬奥会,甚至为中国取得成绩,就是我最大的成功。”

据中国速度滑冰裁委会主任蒙猛观察,在冬运会赛事带动下,新疆、内蒙古的训练条件和水平有了很大改善。“即便现在十四五岁的选手,4年后也还没到项目出成绩的时候,但我们不是只有北京冬奥会,2026年、2030年的冬奥会同样需要人才。”蒙猛表示,北京冬奥会是冰雪后备人才培养的目标,但更是开始,应借助其赛事力量让冰雪项目在全国开展起来,“北冰南展西扩,全国注册的参赛运动员比前几年已大有提升,从全国性比赛来看,除了黑龙江、吉林等传统冰雪强省外,北京、河北、浙江、江苏等也开始逐渐冒出不少人才。”

“跨界跨项选材能解燃眉之急,但从长远看,冰雪人才培养必须从兴趣、从生活方式出发。”率领一群北京海淀学生军参加高山滑雪比赛的教练倪守军表示,在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后,北京的青少年冰雪普及一直走在全国前列,“虽然我们的孩子只是在每个周末训练,但他们能拿成绩,靠的是真正喜欢冰雪项目,舍得全力以赴。”据他介绍,目前,队员基本为各个学校自主报名的学生,很多孩子都从业余爱好开始,随后转入俱乐部接受较为专业的训练。

“我们那个年代,没有人会因为兴趣而从事这项运动,一开始目的就是要搞专业。”上世纪80年代,刘颖成为花滑运动员,但随着体校凋零,项目后备人才逐渐衰落,传统的“人才库”东三省也显得有心无力。反而,近年北京、天津、上海等地商业俱乐部的出现,招揽了不少青少年参与花滑,“尤其北京,在全国比赛上,一些俱乐部培养的女选手水平已经接近专业队运动员。”刘颖意识到,市场的力量及非冰雪传统地域更有可能为中国冬季项目后备人才持续造血。

刘颖表示,当俱乐部发展成熟后,不仅对项目的普及有所帮助,对奥运会的后备人才也将是有力补充,“不排除专业队也会逐渐市场化,这是未来的趋势。”

【编辑】杜冰清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