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加持 “医代”回归

2018-01-09 14:25:25来源:人才就业社保信息报/湖南民生网 作者:丁建庭 李红梅 易巧君

分享至手机

新闻背景

近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国家卫计委联合发布《医药代表登记备案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明确了医药代表不得承担药品销售任务,医药代表未经备案不得在医疗机构内部开展学术推广等相关活动。

医药代表亟须去污名化

医药代表之所以“被污名化”,表面上看与这个行业准入门槛低、缺乏职业规范有关,但根本上与中国药企创新能力不足和以药补医的医卫体制密切相关。

据统计,中国境内药企大大小小4600多家,但除去少数跨国药企,绝大多数本土药厂生产的是普通仿制药,而能够自主研发“独家产品”的微乎其微。一种药有几十个品牌,而且疗效都差不多,这种情况下究竟用哪种药,医院和医生的作用至关重要,医药代表也就逐渐沦为了销售公关。与此同时,在以药补医的大背景下,医生劳动的价值没有得到充分尊重,许多时候要靠卖药来创收,所以会和医药代表、药企结成利益共同体,用手中的处方权换取一定的利益回报。

另据统计,自2013年7月引起国内大范围医药合规风暴的葛兰素史克中国行贿事件以来,已经至少有近300起公开判决的因医药代表行贿而导致的医院领导、医生落马事件。

现如今,国家反复强调医药代表的职业属性,既是为这一职业正名,也是为中国医卫行业的长远健康发展考虑。一方面,医药代表这一群体亟须自我净化,提高职业准入门槛和道德操守,遵纪守法,回归正途,与医药销售果断脱钩。如果仍执意以医药代表名义销售药品,那么按照规定就必须“按非法经营药品查处”“失信行为记入个人信用记录”。另一方面,也要大力破除以药补医机制,鼓励药品研发创新,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取消药品加成,理顺医疗服务价格。总而言之,不给医药代表灰色销售、带金销售提供生存土壤。

中国医师协会副会长蔡忠军曾形象地比喻说:“医生是战士,药品是武器,医药代表就是解释、说明、宣传、推广甚至协助你使用武器的人。”这才是社会希望看到的景象。

丁建庭

让医药代表回归职业本位

俗话说,有医无药不治病、有药无医药不灵。医生是一个需要终身教育的职业,他们在学医时学习的药学知识较少,执业后忙于诊疗活动,对药品知识尤其是处方药、创新药的知识缺乏了解。况且,药品市场更新速度非常快,临床适应症也在每天更新。而来自制药企业的医药代表带着大量的药品知识,帮助医生充实新药知识,更新药品临床使用信息,成为医生攻克疾病的得力助手。可见,医药代表有其重要的职业价值,不能把孩子与脏水一起泼掉。

让医药代表回归本位,就需要告别和药品销售员的“混合体”状态。有人说,“2017年是医药代表苦苦挣扎的一年”。药品开始联合跨省采购、医保引入谈判机制、多地引导三级医院压缩或关停普通门诊、一些地方将辅助药物“撵出”医院……诸多政策对医药代表的营销渠道“围追堵截”,一些法规出台促使医疗临床和药品产业之间的正常互动阳光化,都在为医药代表回归纯粹铺平道路。

让医药代表回归本位,体现职业价值,根本上还是要综合治理滋长医药代表卖药的土壤。破除以药养医机制,切断医药之间灰色利益链条,建立医药之间正向利益联系。同时,完善医药代表行业监管法规,对该行业进行专门规范和监管。不仅培训教育从业人员,提高资格门槛,还要严厉打击违规行为,推动行业自律,引导行业发展走上正轨。

药品是医生救人的武器。做医生的良伴,让药品更好地救人,是医药代表的使命和归宿。对中国300万医药代表来说,医药代表的备案管理既是转型挑战,也是职业发展的重大机遇。当前,取消药品加成、优化配置药学资源的医改不断深入,人民群众的健康需求日益增长,相信未来医药代表的药学服务价值将更加凸显。

李红梅

用制度保障个人免当“背锅侠”

曾经,如果医药代表被曝涉及行贿,相关公司常会祭出“个人行为”大旗,说与公司无关或者违背公司规定云云。

现在,这套“含糊说辞”或将遭遇政策“明白封杀”。因为本次《征求意见稿》的设计核心是让医药代表来到阳光下行动,是让“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药企)”负责,包括医药代表招聘、培训、注册和管理;明确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不得鼓励、暗示医药代表从事违规行为,不得向医药代表分配药品销售任务,不得要求医药代表或其他人员统计医生个人开具的药品处方数量,不得在登记备案中编造培训情况或故意提供其他虚假信息;强调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违反上述规定的,登记备案平台依据食品药品监管部门的调查结果,将其违规行为予以公示并通报信用管理部门,存在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法律法规情形的,移交相关部门依法依规查处。

类似的,还有那些微笑服务于高端大气4S店、银行等地的工作人员,也常被曝出承诺的汽车上牌完成不了、卖出的理财产品变成非法揽储等等,可当客户上门讨说法,常常得到的也同样是“属员工个人行为”答复。甚至政府部门也不例外,如不久前吉林市政务大厅因“懒政”问题遭记者暗访,官方回应却强调是“临时工”所为。正如人民日报直接怒怼吉林回应:“让‘临时工’背锅也是官僚主义”,可以说一切把给客户带来不便、造成损害等的事件,简单归咎为“个人行为”的单位,都涉嫌不负责任、缺乏担当。

而如今,以治理医药代表为起始,那些习惯让个人“背锅”的类似行为,是否都可能除被处以人情批判、道德批判外,还能陆续给予明确的制度约束乃至法律审判呢?

 

【编辑】易巧君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