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湖南民生网 > 民生艺苑 > 文摘

读书读到博士,为什么我还会迷茫?

2017-10-12 09:57:47来源:中国青年报官微作者:募格学术

分享至手机

导读

岁月稍长,我们渐渐会明白:无论怎么选择,你的世界里都没有容易二字。我们只有做好当下的事情,才有资格谈未来。

读中学的时候喜欢看书。记得一次暑假前,我在校门外的地摊上买了一本《苏菲的世界》,是那种中译本纸质略显粗糙的盗版书。带回家后我很努力地读这本书,可还是没读懂,后来就不了了之。前段时间回老家时,我偶然间在潮湿的角落里看到了它,纸张已经松软发黄,上面还长了些许青苔,大概有10年了,书本上布满了时间的伸展和荡漾。

14岁少女苏菲某天放学回家,收到了神秘的一封信——你是谁?世界从哪里来?对啊!“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这是哲学的终极三问。以为念了个博士就可以知己所长,能够很好地去控制自己的情绪和生活,其实不然,很多人一辈子还是没搞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还是会迷茫,或许迷茫是这个时代的常态。

对于实验学科的博士生来说,每当课题搁浅,长时间无进展,你都不禁地开始怀疑人生,犹豫所谓的科研还能不能坚持下去?科研的常态就是挫败感,那种身体被掏空,不确定感;导师质疑的眼神,就像云雾般缭绕在你奔三的路上,始终挥之不去。这也许让他们迷茫:“我很失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我该怎么办?”

回顾自己的经历,我在刚读研时曾被这个问题深深地困扰着。我渴望轰轰烈烈,拥有一个不将就的人生,可尴尬的是我却找不到自己的人生方向,不知道学术研究为何物,那种焦虑和不安常常在我思想里出没,有时我无所适从。无数个午夜醒来,我问自己,如果当初不考研现在的我会是怎样的?无需再去思考这么纠结的课题,无需再去阅读这么枯燥的文献。

岁月稍长,我渐渐地明白了昨天太近,明天太远,年轻人无论怎么选择,你的世界里都没有容易二字,我们只有做好当下的事情,才有资格谈未来。科研也是这样,课题铺的越大,你就越没有掌控感,甚至从根本上已经触摸到了你能力的天花板。不如采取循序渐进的方法,化整为零,各个击破,给自己的结果产出设置一个deadline,从每天的小成就中获得大自信。坚持下去,你对科研会越来越有信心,研究成果和质量自然不会降低。

对于科研工作者来说,日常的话题总离不开论文,似乎论文就是科研。让我们陷入迷茫的另一个问题是做科研和造论文的区别是什么?我们到底是在做科研还是在造论文?我常常思考,却总也无解。在我的认识中,科研是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发表论文只是顺带的事情,可现实中显然不是这样的。

或许通过对周边的观察,你已经敏锐的发现了要结束科研的苦难,只是靠几篇甚至一篇SCI。你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一个人的命运居然是由IF来决定的?学生眼里的导师们更多关心的是发表了多少论文、申请了多少基金、取得了什么荣誉,而不是做出来的成果是否真正对社会有意义。这可能就是假大空、高大上的SCI僵尸文章形成的主要原因之一。

回顾一下老一辈科学家的纯粹,他们是袁隆平的奋力跋涉,他们是屠呦呦的挽救苍生,他们是李小文的朴素务实,时常让我莫名地感动。从他们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出IF和学术水平其实不是一回事,追求高IF并非正确的价值导向。科研回归本质,我们的学术和研究生涯或许才会更精彩。

博士生的迷茫还可能来自于承担责任的无力感。房价、工资、物价……博士生大多已近而立之年,那点微薄的补助在面对责任时显得很苍白,囊中羞涩的困境更是令人沮丧。社会的压力以及微薄的收入,很难能让一个人完全踏实下来做学术。

本来奔三的路上读个博就够奢侈了,你还要面临做博后,三十好几岁才能熬到副教授,一个月工资八千块,房价三万一平,他们怎么静下心来搞科研?梦想太贵,年轻科研人员被迫逃离科研,我们拿什么回答“钱学森之问”?

让人兴奋的是,近几年我们也看到了燎原的星星之火,除了国家、政府在不断地支持以外,很多企业家、金融界人士、文艺界人士越来越关心科学,科学正在成为一个更主流的话题,比如设立于2016年1月的未来科学大奖让科学家又回到了舞台中央。随着国家的富强,在培养塔尖那部分优秀人才的同时,如何尽可能地兼顾塔中和塔底的普通人才也值得思考。

迷茫是一个几乎所有人都会遇到的状态,但它从来都不是人生的底色,它会让你痛苦,但并不可怕。迷茫也说明你在寻找生活的平衡点,尤其是我们年轻人,你要相信现在的自己,现在的选择,重置自己内心的精神结构,去和迷茫的沟通。其实每个人的内心都蕴含着万物不悲观的力量,尝试着离你的焦虑更近一些,勇敢接受这第一层的痛苦,迷茫其实没什么大不了。

此刻,我看到路灯下周遭的空气变得轻盈起来,如同沉重的生活被稀释了一样。我似乎又找到了那个心无旁骛的自己,那种为目标全身心投入的感觉。

【编辑】刘小凤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