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色书包”是听障儿童的交通护身符还是隐形炸弹

2017-10-09 20:03:54来源:人才就业社保信息报作者:姚遥 范里 易巧君

分享至手机

新闻背景

日前,香港演员陈小春发布的一条微博已引发20余万网友点赞,在微博中,他提醒开车的朋友,注意礼让背橙色书包的小朋友,因为他们患有听力障碍。随后,多位明星、大V转发该微博,刷屏带火“橙色书包”,引发网友力挺的同时也存在不少争议。

橙色书包”没触及听障儿童的核心权益

就听障儿童的公益事业而言,目前有条件就学的听障儿童,通常都解决了完全没有听力的问题,并不是像普通人想象的那样,他们听不见任何声音。因此,他们需要特殊醒目标签提醒司机的必要性并不足。

其次,大量听障儿童如果解决突破听力问题,还不能在普通公立小学顺利入学,那么这一障碍并没有实质性的解决。当他们连背起书包都成奢望时,“橙色书包”自然更远不可及。对这群孩子来说,法律和制度保障公平的就学权利,才是更为迫切的需求;若连学都上不了,他们背“橙色书包”意义也会存疑。

对于特殊群体而言,他们需要平等的公民权利和发展机会,而不是被打上弱者标签的过度保护。听障儿童的康复,需要让他们回到“正常孩子”中,而非将其隔离出来。如果听障儿童背着橙色书包,带着显著的标签走在大街上,社会大众即便是朴素热情的关爱,实际上也会加重他们的自卑,让他们认为自己就是有缺陷的和不足的。

从听障儿童的长期利益而言,他们更需要的是用技术的发展解决听障,不让他们只能进入聋哑特殊学校,更需要全社会平等看待他们,无差别地融入社会,而不是让他们带着听障标签生活。

就此而言,“橙色书包”因为瞄准短期目标,贴近生活好理解而被热捧。但从听障儿童的真实需求和长远发展而言,“橙色书包”还是个很多地方亟待完善的项目。

橙色书包项目的争议,也引起我们反思,公益项目的设立,瞄准长期目标更为艰难,不容易引起社会的热点聚焦,但仅仅聚焦短期目标,也确实存在诸多不足。公益项目的设立,最好能从受益人的核心利益出发,瞄准终极问题,在严密逻辑的支持下提出解决方案,并推进方案的落实。

姚遥

“橙色书包”里不该有对残障人士的偏见

讳疾是我们对社会环境缺少服务、缺少支持、缺乏友善所表现出来的反应。我们往往把残障看作一种个人缺陷,其实真正造成残障的是社会环境中的障碍和意识中的偏见。

我国于十年前签署的《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中对残障的定义就包括了残障是一种状态。这一理念让我们思考问题的角度,从医学模式转向社会模式,也就是对“残障”去标签化。我们每个人生命中都会有一段时间会处在“残障”状态,比如受伤骨折、生病卧床等病理因素,怀孕、年老等生理因素,甚至抱孩子、提行李等生活因素,这些因素同样可能让我们处于行动不便的状态中。因此我们必须转变观念,推进无障碍环境建设,以缓解甚至消除这些不便,让我们每个人通过共同的努力,享受社会文明进步带来的便利与幸福。

无障碍环境与相关制度建设关系我们每个人的福祉,并非残障者专用。推动整体环境的改变,建设无障碍环境,实际上为所有人平等参与社会生活提供了保障。因此,帮助残障人士,其实更是帮助我们自己。明白这些,在无障碍环境建设过程中,才能更人性化、更好的满足残障群体的多元化需求。

残障儿童、青少年不希望被贴上弱者抑或“身残志坚”的标签被特殊化。他们的成长更需要无差别对待、无障碍沟通,给他们提供温暖友善的人文关怀和最少限制的成长环境。他们与我们一样,都因追求更好生活而努力着,他们都希望以普通人的身份回归主流社会,希望能拥有更多自主选择的机会,在倡导多元、平等、融合的环境中生活。

拆掉思维里的墙,打造尊重差异、和谐共生的社会文化,才能让包括残障人士在内的社会成员,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道路上“一个都不能少”。

范里

“橙色书包”可能并不那么值得期待

看过电视剧《漂亮的李慧珍》的朋友,可能都对李慧珍每次认真等待红灯变绿灯并大声喊“安全”再过马路的习惯印象很深刻。在剧中,这是男女主角两小无猜、默契关心的一个小细节。

其实,我们过马路时基本也都是遵循这样一个习惯:主要依靠眼睛观察车辆行进状态和交通信号灯指示方向,“安全”二字虽未出口却已过脑才会迈开脚步;而需要用到耳朵的时候,通常是我们自己或者车辆没有遵守交通规则,才会出现司机狂摁喇叭场或者急踩刹车声。

所以,对于和普通人一样拥有正常视力的听障儿童而言,与其让他们背上一个可能被“标签化”甚至招来不怀好意者伤害的“橙色书包”,不如认真给他们上好交通教育课,教他们牢牢记住、认真遵守交通规则。而对于那些不遵守交通规则的车辆,它们上面的司机都无视礼让行人包括儿童的常规,无畏交通法规的处罚,那咱们还能期待他对听障儿童的“橙色书包”高看一眼吗?

另外,现在虽然因为明星的加入,更多人了解到橙色书包与听障儿童的关系,但其中又会有多少人深刻记住它并化为自己的时刻遵循呢?何况实际上还有更多更多的人并不了解,这也可能会导致以为背上橙色书包而有了“护身符”的听障儿童处于更大的交通危险当中。

“橙色书包”可能并不那么值得期待。笔者甚至觉得它和去年曾在朋友圈热传的顺丰、链家等快递分部、中介门店等纷纷宣布成为走失儿童救助站事件有点“异曲同工”,其虽不像它们那般明显为营销炒作,却可能同样引出各种“绿色书包”“红色书包”等追随者,同样可能只是一厢情愿所谓出于“好心”却并不能做成“好事”。

【编辑】易巧君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