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本土人才成长驶入“快车道”,97名本土人才获得2430万元人才成长奖励

2020-09-16 21:05:10 来源:宁波晚报

分享至手机

 继去年荣获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后,中科院宁波材料所研究员葛子义今年又在钙钛矿电池领域取得重要进展。

宁波除了大力引进人才外,也越来越重视对本土人才的培养和激励。葛子义动情地表示:“10年来,我深刻感受到了宁波对本土人才的珍惜和厚爱。虽然我不是土生土长的宁波人,但是宁波的培养和激励,让我成功获得了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并在研究领域获得了越来越多的成果。”

宁波市领军和拔尖人才培养工程2011年启动。这项针对本土人才的工程每2年选拔一次,每轮培养期5年。截至目前,已实施四轮选拔,共选出培养人选2301人次。这些人选是宁波市高层次人才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宁波市经济社会的发展起着重要的支撑和引领作用。

与此同时,宁波市还在去年出台了《关于宁波市集聚全球青年才俊打造青年友好城的实施意见》和《宁波市本土人才培养升级奖励实施细则》,对本土人才在甬成长升级为国家级青年人才、特优人才、领军人才的,分别给予100万元、50万元、10万元奖励,至今已发放2批共97名、2430万元人才成长奖励。

葛子义:

从上海来到了宁波,一呆就是10年

 


 

葛子义是安徽人。1999年本科毕业于兰州大学,2004年获中科院化学所博士学位,2005年前往日本东京工业大学从事有机光电研究。2009年,33岁的葛子义回国,受聘华东理工大学教授。2010年,加入中科院宁波材料所,担任“有机光电化学”学科带头人、有机光电材料与器件课题组组长至今。

葛子义主要从事有机太阳能电池和OLED研究,去年就是他“有机太阳能电池”项目获得了2019年度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400万元的资助。需要指出的是,这个基金对入选者要求极高,为国内仅次于两院院士的第二层次高端人才。

“2010年,我一到宁波,就感受到了宁波对人才的重视和关爱,所以我毫不犹豫地从上海来到了宁波。”葛子义感慨地说,一到宁波,他就拿到了四五百万元的研究经费,让他站在了比其他同行更高的起点上。

那究竟什么是有机太阳能电池呢?在葛子义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卷透明且印有条纹的“有机太阳能电池”。之所以说是一卷,是因为它不同于常见的电池,而是可以像卫生纸一样卷起来,拉出来以后像纸一样薄,只有一两百微米厚。

虽然轻薄,但它的技术含量却极高,有铝阴极、阴极界面层、活性层、阳极界面层和ITO阳极等多达5层组成。“这个项目在便携式电子产品、光伏建筑一体化和国防军工等领域应用前景广阔,多个国家均开展了一系列应用基础研究。”

葛子义自豪地说,目前他研制的有机太阳能电池在效率上已经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未来,他还希望自己研发的有机太阳能电池能做到国内领先、国际知名。

这里还要插一句:今年,葛子义在中科院宁波材料所的两名同事——汪爱英、吴爱国也名列2020年度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公示名单。

朱文荣:

养殖海苔成为国家级人才

拿到超600万元以上的补助和奖励


除了科研院所,在宁波的企业也有不少本土人才茁壮成长。

这两天,象山旭文海藻有限公司总经理朱文荣刚刚完成了母藻集块化技术的中试。“我们已经获得了相关的国家发明专利,并准备全面推广这项新技术。”有了母藻集块化技术,浒苔不需要再附着在海域礁石上,可以悬浮在海水中,并通过孢子技术实现浒苔规模化养殖。

“今后,浒苔将不再受制于传统的生长周期,一年四季都可以养殖、生产。”朱文荣说,同时,这也让浒苔养殖更清洁、更方便。

从2006年来宁波后,来自江苏的朱文荣在宁波已经14年了。现在,他已经是一名教授级高工,并且入选了国家级人才。

朱文荣1997年考入上海水产大学,因为家境贫寒,选择了学费全免的生物学专业。毕业后被老师推荐到日本硕博连读,读的是一个极冷门的专业———浒苔研究。

浒苔是一种藻类,宁波人称之为海苔。饭桌上美味的“苔条花生”、“苔条炒年糕”,其实就是浒苔做的。而对于渔民来说,浒苔则是一种“灾难”,这种滩涂上成片生产的绿色植物会阻挡阳光和空气,妨碍鱼虾的生长。

但在日本,浒苔粉是一种奢侈的调味料,一公斤的价格高达760元人民币。朱文荣在这里看到了商机。为此,他不惜放弃在日本的博士学位,提前回国创业。“选择象山,选择宁波,是我最正确的决定。”

朱文荣说,在创业和自身发展过程中,他受到了来自象山县以及宁波市人才办、团委、人社、科技、发改等多个部门的帮助和扶持。其中,入选国家级人才后,他就拿到了超过600万元以上的补助和奖励。“现在,我们公司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浒苔生产企业,生产的浒苔占国内75%以上市场份额,在日本也拥有1/3以上的市场份额。”

宁波人才工程:

10年选拔培养本土人才2301人次

宁波市领军和拔尖人才培养工程至今已实施四轮选拔,共选出培养人选3个层次共2301人次。那近10年来,这些本土人才是不是能真的领军、拔尖了呢?

一项分析发现,在年龄结构上,前三轮培养人选入选时平均年龄为37岁,其中第一层次平均年龄为39.9岁,第二层次为39.6岁,第三层次为35.4岁。

从学历结构看,入选人选中博士学位人数占比最高,为44.4%;其次是硕士学位占比为29.2%。第一层次人选中65.1%具有博士学位,第二层次人选中43.7%具有博士学位,第三层次人选中40.5%具有博士学位。

专业技术职称方面,入选时人选具有高级职称的人数为1133人,占比为69.25%,其中正高人数为259人,占比15.83%,副高人数为874人,占比53.42%。第一层次人选58.7%具有正高职称;第二层次人选27.6%具有正高职称;第三层次人选1.6%具有正高职称,而副高职称为50.9%。

“从上述分析不难看出,培养人选在工作精力上年轻有为,正处于事业发展的上升期;专业发展上基础扎实,具有掌握学科发展前沿的能力;岗位作用上位置重要,正积极发挥着带动学科发展、引领创业创新的关键作用。”市人社局相关负责人说。

数据还显示,历年来,不仅市级人才工程形成了三个层次的培养梯队,而且还申报入选国家百千万人选16人,入选省“151”人选643人次(其中重点资助11人次、第一层次60人次、第二层次148人次),从而形成了与国家、省人才工程有机衔接的培养体系。

“这种定期选拔、梯度有序的培养机制,正为我市高层次人才队伍不断输送着新鲜的血液,彰显出可持续的发展后劲。”这名负责人说。

同时,从2012年首期培养人选期满考核成果统计看,5年内共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3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21项、二等奖60项、三等奖70项;承担或作为主要成员参与国家科学基金项目273项,国家重大科技项目78项,973项目10项,863项目15项,省部级项目656项,1000万以上横向合作项目46项;获授权国际发明专利54项,发明专利1055项;制定国际标准2项,国家标准43项,行业标准147项。

此外,2017年的培养人选共获市级科技奖37项,其中科技创新特别奖3项,占总数的100%;科技创新推动奖1项,占总数的10%;科技进步奖33项,占总数的41%。2017年人选还获省级科技奖16项,占宁波获奖总数的44%;其中作为第一完成人获省级科技奖8项,占宁波作为第一完成人获奖总数的24%。

【编辑】李娜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