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湖南民生网 > 视觉LIVE

阿信:探秘长沙“地摊”

2020-06-12 15:14:12 来源:中人社传媒 作者:阿信

分享至手机

全国“两会”期间,人大代表建言释放“地摊经济”最大活力;紧接着,总理为摆地摊"撑腰";随即,中央文明办表示,在今年全国文明城市测评中,不将占道经营、马路市场、流动商贩列为文明城市测评考核内容。

人间烟火味,最抚凡人心。长沙历来有领潮流之先的风气。在地摊经济再次兴起之时,长沙自然不甘落后,又领风骚。“长沙地摊经济火了”的消息登上6月1日晚央视大雅之堂和各大网站等,获赞无数。

在阿信看来,地摊有狭义和广义之分。所谓狭义地摊,就是没有门面,靠在地上陈列、出卖小商品的摊子。所谓广义地摊,就是把经营的场所从门面往道路延伸,占道部分即为地摊。图为扬帆夜市。

这就是阿信认为的狭义地摊。图为浏阳河人行景观桥东岸地摊市场。

这就是阿信认为的广义地摊。图为渔人码头夜宵市场。

其实,广义地摊一直没有消失过,如夜宵市场。今天,各地重新兴起的地摊热,阿信认为,更多的是指狭义地摊。图为渔人码头小龙虾店摆在路边的两桌。

长沙天心区率先行动,已开放贺龙北广场、坡子街、南门口、上黎家坡、林大路部分地区,先锋街道金房奥斯卡、环宇城商场前坪等路段,容许小商小贩在规定时间、规定位置摆地摊。图为6月4日贺龙叮叮Mall商业广场夜间规范点,夜幕还没降临,摊主们就开始忙碌了起来。

贺龙叮叮Mall地摊中,水果、蔬菜摊的生意最好。

扬帆小区夜市摊的小龙虾。

进贺龙叮叮Mall规范点,每个摊位要缴费,所以,也有女孩在规范点以外摆起了地摊。不过,时刻有管理人员前来喊她们入场,可她们不肯进去,说:“这点小商品,赚不到几个钱。”虽然管理人员并没有强行制止,她们整个晚上地摊摆得也心不安。

扬帆夜市卖书的地摊。

现在湖南各级政府的态度非常明朗:在不影响居民、交通和不扰乱市容环境秩序情况下,允许摆摊设点,助力商户恢复经营和经济复苏。图为浏阳河人行景观桥东岸地摊市场。

扬帆夜市卖玩具的地摊。

湖南省市场监管局表示,对“地摊经济”的市场主体交易行为按照“包容审慎”原则进行监管,同时,还须遵循经营者实名登记、提供商品相关合格证明等必要的准入标准。图为6月8日一对情侣在浏阳河人行景观桥东岸摆地摊,卖装饰工艺品。

扬帆夜市有服装区、日用品区、水果区、文化用品区、餐饮区,但逛地摊的人中,吃货最多,餐饮区人头攒动。

湖南省住建厅:引导“地摊经济”文化,出台规范化管理措施。图为一对情侣在地摊上买玫瑰花。

身着具有年代味“军装”,在扬帆夜市贩卖“小时候的味道”——绿豆冰棍。

专家称,摆地摊这种零售商业模式,作为人类投资最小的生意,既具有无与伦比的烟火味,又能将街道的热闹淋漓展现。图为晚报大道浏阳河桥下地摊。

扬帆小区。顾客吃得津津有味,老板赚得心花怒放。

“不用再打游击了!”地摊主人高兴地说。

扬帆夜市。装饰工艺品少人问津。

6月8日晚,晚报大道浏阳河桥下地摊。这位女士今天是第一次出来摆摊,商品是从高桥市场进的。见到镜头对着她,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只说:“白天上班,晚上摆摊,哈哈哈。”

地摊亦能吸引时尚女孩。

这个卤制品地摊是来自娄底的易女士摆的。她已是一位1岁小孩的妈妈,住浏阳河畔,在临街门面开了一家卤味店。晚上,她把卤制品摆摊到了河边的地摊市场,并设计了一个促销活动——扫微信即可获得优惠。

俯瞰扬帆小区夜市。

对于摆摊者来说,地摊成本小、门槛低,即使失败了,权当练摊;对于消费者来说,地摊货便宜又丰富,购买也方便。图为摄影人在摆地摊。

浏阳河人行景观桥东岸地摊市场一角。

地摊一兴起,就获得了民心。一网民:“地摊贴近老百姓,让低收入的人能够过上好日子。有人的地方才有烟火,才有繁华。”图为卖干花的地摊。

一网民:“都市繁华,茶余饭后溜溜马路逛逛街,买小商品便宜货,其乐无穷。”图为一小朋友在地摊前吵着要买玩具。

芒果都市发起调查问卷:“你最想在长沙哪里摆摊?”提供选择的答案有:北辰三角洲片区,四方坪片区,万家丽广场周边,五一广场商圈,坡子街南门口沿线,杜甫江阁沿江地段,文源街道林大路部分地区,河西王府井周边,河西大学城,洋湖片区,星沙万象汇、凤凰城附近,高铁新城片区,洪山桥长沙大学附近,等。此外,还可填写你除以上地点的建议。看来,长沙地摊正处星火燎原之势。图为渔人码头夜宵市场上最大的餐桌,吃客们正一边吃小吃,一边欣赏演唱,不少人情不自禁地鼓掌。

“摆地摊”成为当前“风头最盛”的职业,很多人蠢蠢欲动,“你有没有摆地摊?”成为聊天高频提问。图为卖工艺品的地摊。

“如果去摆地摊,该做什么生意?”有想法、没行动的人,还在家里纠结着这个问题。其实,只要你到地摊走走、瞅瞅,就不难找到自己的答案。现在地摊经营项目主要是烧烤撸串、煎饼凉面、手机贴膜、瓜果蔬菜、鲜花银饰、休闲衣服、儿童玩具......图为从高桥市场进货、摆在某桥下的地摊。

安个麦克风唱歌,博得路人欢喜,再微信给刷几个“铜板”,也是一种摆摊。

有人说,放开“地摊经济”,是疫情之后保就业、保民生的权宜之计。但摆摊人更希望,政府把“地摊经济”看作是“放水养鱼经济”“民生经济”“草根经济”,使之长期存在、健康发展。图为夜宵市场。

阿信认为,地摊经济不完全等于夜色经济。不要把地摊当作一个筐,什么都往里面装。图为长沙河西渔人码头。这里主要是夜宵、酒吧店。把这里叫作夜色经济,而不叫地摊经济,恐怕更为恰当。

渔人码头夜宵摊。

6月6日某报发表文章表示“地摊经济不适合我市”。文章数落了地摊种种弊端:街道脏乱、开墙打洞、无证经营、假冒伪劣、噪音扰民、流商满街、堵塞交通、不卫生不文明……给地摊热浇了一盆凉水。

地摊经济如何走出“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怪圈,让现代城市容下小小的地摊,让所有社会成员都有希望、有奔头,再一次摆到了政府部门的面前。

地摊经济自身如何“争气”,遵守市场经济规则,保护消费者权益,向消费者提供合格商品、优良服务,同样摆到了每位摊主的面前。

长沙市民创业激情正被激活,长沙地摊正如雨后春笋迅猛成长。阿信走在扬帆夜市,被摆摊的和游摊的热情所感染,心想,不管是狭义地摊,还是广义地摊,都应该义无反顾地烧足“人间烟火”,共同营造长沙古城百姓的温馨家园。

【编辑】张丹妮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