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湖南民生网 > 民生要闻 > 头条

情牵湘土地|“油茶博士”陈永忠:用34年等一朵花开

2019-07-26 17:06:09 来源:人才报/民生网

分享至手机

跟很多颜色亮丽的花比起来,油茶花显得安静而小巧,洁白淡雅,与世无争。茶花盛开仅需要3到5年时间,但是,等待心中梦想之花盛开,湖南省林业科学院经济林果研究所、油茶研究所所长陈永忠等了34年。

撒播花种

1981年,陈永忠考入中南林学院(现为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开始林业专业学习。1985年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湖南省林业科学研究所从事油茶科研工作,一晃眼便是34年。

八九十年代做科研,缺乏资金、技术、人力,最主要的是林农种植热情不高。“以前的油茶林,平均每亩产茶油仅3~5公斤,年产值才200~300元。”陈永忠明白,最根本问题是要培育出一种产量高、收益大的新油茶品种,才能让油茶产业为林农带来更高的经济效益。

然而,要培育出高产优质的油茶新品种,不是一朝一夕的工夫,往往需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

几十年?面对记者的惊讶,陈永忠笑了,拿起手边的纸笔说:“我给你算算!培育新品种先是选优树,种下去后要先经过三年观察期,然后是嫁接造林,这期间需要五年时间成长期,再需要四年时间检测观察收集数据。然后第二次选更加好的树苗,再种植,这中间又是八九年时间。要是结果不理想,有些环节还有可能需要从头再来。”

“从头再来”的挫折陈永忠经历过一次。

十几年前的一天夜晚,大雨滂沱,陈永忠一个人默默站在试验地前一个多小时,任凭雨水打湿全身。前几个月里,他和团队跑遍湖南、广西、江西、贵州等省份,收集了1000多份筛选好的样本刚育种,就被这场大雨全部冲毁作废。陈永忠没有放弃,默默告诉自己:“大不了从头再来,绝不能半途放弃。”

靠着几十亩试验林、4000块钱的科研费,陈永忠走遍山区,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汗,与农民同吃同住,一起忍受蚊叮虫咬;没有电,只能借助烛光记录和分析数据;几分钱一个的标签舍不得买,就砍竹用竹签写字代替,他和团队苦熬了几年,终于迎来开花结果的一天。“第三年我们的茶树就开花结果了,而普通茶树要四五年才能结果。产量也大幅提升,一亩地能结1000多斤的茶果。有些树枝都被压弯了,还需要打撑,村民们都说,只见过果树打撑的,从来还没有见过油茶树需要打撑,林农们愿意种茶树了,还指定要我们林科院的苗。”陈永忠如今说起来还满面笑容。

守护花开

如今作为油茶首席专家、国家油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谈起这些年走过的艰辛路,陈永忠有些云淡风轻,他称自己可能仅仅算是我国第三代油茶研究工作者。

王德斌、项耀威、庄瑞林……说到这些油茶科研领域的前辈,陈永忠言语间满含敬佩之情。“我们那时候研究茶树种植,没有什么太多可以借鉴的经验。研究茶树种植到我这里是第三代了。我是一个幸运的人,千千万万的林农也是幸运的,湖南茶油产业现在的发展,都是靠老一辈林业工作者铺的路发展起来的,我是站在前辈肩膀上的接力者。”

陈永忠说,老一辈油茶专家王德斌就是守护他心中梦想花开的园丁。90年代,不少同行科技人员改行去搞开发创收了,油茶课题组只剩下陈永忠和王德斌。经过不断的实验,上千种的组合、淘汰,终于看到了所培育的杂交新品种茁壮成长。可眼看着胜利的果实就要收获了,和陈永忠一起常年奋战在一线的王德斌却因病与世长辞。最终,大家决定把王德斌的墓地安放在茶油基地的旁边。“让王老师看护着我们,我们也下定决心,一定要完成老师的夙愿,一定让新品种开花结果。”

几十年用心浇灌,那朵最美的“油茶花”已经盛开,陈永忠选育的“湘林系列”油茶良种推广种植后增产6倍以上,最高达75.5公斤/亩,产值超过5000元/亩,成为产区农民的“摇钱树”。以此为核心内容的成果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是油茶领域的最高奖励。截至2018年底,湖南油茶林总面积占全国的三分之一,达2110万亩,茶油年产量26.2万吨,产值450亿元。

获奖当天,陈永忠一个人拿着获奖证书和新种子来到了王德斌的墓前。郁郁葱葱的油茶地里,王德斌的墓碑静静矗立。“我带着咱们的实验成果来啦!我们成功了。”陈永忠说。“在那一刻,我感觉王老师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

花开不败

今年54岁的陈永忠已两鬓斑白,但科研之路仍未停步。他的办公桌上堆满研究书籍,一个角落的桌上,堆满大大小小十几瓶茶油样品和成品。陈永忠拿起一块肥皂自豪地说:“这是茶油做的肥皂,温和安全,很适合孩子使用。下一步我还有三个努力方向,一是准备继续选育产量更高的新品种,二是研究低成本高效栽培技术,三是想办法提升油茶的附加值。油茶树浑身都是宝,茶壳、茶枯都有用。光将茶油开发成护肤品和保健品等,油茶的产值能翻好几番。”

陈永忠堆满书籍的办公桌。

采访当天,记者跟随陈永忠来到国家油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这里也是国家林业局在2009年批准建设的首批国家种质资源库,总面积500亩,有油茶良种繁育、良种园艺栽培示范、科研实验站、玻璃温室等功能区。

在实验大棚里,记者见到了正在认真记录数据的王瑞博士。烈日下,大棚内犹如蒸锅,闷热不透气,潮湿的泥土地上放了一盘蚊香。见到老师来了,王瑞摘下帽子,用手擦了下满头的汗大声说道:“老师,这批育苗长得很好,您来看看!”

陈永忠(左)正在基地检查育苗生长情况。

从2006年加入陈永忠团队,如今作为油茶所副所长、副研究员,王瑞说导师陈永忠就是一座指引她前进的“山”。“每次和老师去下乡,所有的油茶种植户和林农都认识他。作为一个科研工作者,老师真正把为群众着想落到实处了。几十年如一日坚持做一件事,这是很让人佩服的事。”

34年时光的流转,对于油茶,陈永忠有着难以割舍的感情。离开基地时,陈永忠站立在实验林高处往下看去,茶树林种满山头,一颗颗红绿相间的茶果挂满枝头。他的眼神温柔而笃定,“研究是没有止境的。对我来说每天能到山边地头,看到漫山遍野的油茶花和压满枝头的累累硕果,心里就会感到无比的欣慰和宁静。我围着油茶树钻了一辈子,钻得越深,越觉得有味,越要继续钻下去。这些花,是开在我的心里,永远不败”。

【编辑】sunny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