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湖南民生网 > 民生要闻 > 头条

纸媒溃败时代,这几家传统媒体却在正增长!

2019-02-08 12:04:08 来源:清博舆论

分享至手机

每年这个时候,传媒行业总是比较安静,率先进入了春节时间。但也是每年这个时候,各大媒体相继举办年终总结大会,复盘过往,展望未来,有些实力强的或势头稳的,还会公布一年来的经营状况。

1

1月29日,新京报召开2018年度总结表彰大会,引起业内关注。现场传出的照片显示,2018年,新京报经营任务全面实现,尤其是在消化了人力成本整体上涨5%、纸质成本上涨600万元、新京报APP项目新增费用2100万元以后,报社还实现了千万元级的利润。

这里可以划重点的是,新闻纸价格上涨造成的成本上涨为600万元;开发APP花了2100万元。这两个数据对全国多数有转型需求的报纸都有参考意义。

我们认为,虽然与前两年的4000万盈利相比有所下降,但算上激增的成本,新京报总体运行非常平稳。

过去一年,新京报APP的诞生推动转型格局基本形成,内容生产力和品牌影响力均在都市报行列里占据优势,与互联网巨头及资本的合作逐渐深入。前任社长戴自更的话现在看来依然成立:“新京报接下来的路并不难走。”

在今年的年度总结上,新京报给2019年的工作预设了10个小目标。其中,这几点尤其值得关注:一,成为北京市级融媒体中心;二,APP挤进新闻类客户端头部;三,至少孵化成功1个垂直类内容资本项目。作为市场化纸媒转型的领头羊,新京报的未来走向具有一定的示范效应。

2

1月25日,羊城晚报报业集团也交出优异答卷。集团党委书记、社长刘海陵在年终总结讲话中提到:2018年,羊城晚报报业集团财务稳健,经营总体向好,超额完成年度经营目标。园区、物业经营收入超亿元,园区产值240亿元(不包括集团园区土地储备),新媒体收入、活动收入、其他相关行业拓展收入增长喜人!

在中国报业市场中,羊城晚报报业集团作为广东三大报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对行业发挥着巨大影响。同属一城的广州日报、南方都市报和羊城晚报一直是活得比较体面的纸媒,即便身处行业低谷期。

2018年是羊晚又一个丰收年,在6月发布的《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报告中,羊城晚报品牌价值达318.74亿元,在全国晚报中位列第一。羊城晚报连续三届入选“全国百强报刊”,在中国晚协第33届年会上,羊城晚报社当选为中国晚报工作者协会会长单位。

3

第三家是杂志。自1995年复刊以来,《三联生活周刊》紧跟时代潮流,专注知识生产,其效益巅峰出现在2014年,利润超5800万元。

2018年《三联生活周刊》的经营数据并不来自于年终总结,而是出自主编李鸿谷在去年12月12日发表的一次演讲。

根据李鸿谷的预测,2018年年底,周刊新媒体收入或达6500万元,占总收入比例超过44%。在不知道支出的情况下,根据2017年3700万的新媒体收入数据,我们依然可以做出判断,《三联生活周刊》的经营状况正在向好的方向转变,在整个杂志行业里,日子还算不错。

经过多年试验,三联于去年7月正式启动的整体转型已经初见效益。其融合转型核心理念——以项目推进整体转型、以IP为核心形成知识服务的盈利模式值得借鉴。

4

今年是深圳晚报创刊25周年,4天前,深圳晚报举办了创刊25周年暨2019年度工作会议。来自现场的信息和深圳晚报微信公众号披露的数据显示,2018年深晚实际收入1.3亿,利润增长15%。

这也是该报总营收连续5年保持正增长,并再一次实现利润增长率达两位数的目标,稳居中国纸媒亿元俱乐部之列,在行业寒冬下实属不易。此外,2018年,在总编辑等重大职务做出调整的背景下,深圳晚报总体保持了平稳发展。

关于深晚的转型,媒通社已经做过多次解读,此次主要总结一下深圳报业集团副总编辑邓自强对深圳晚报2019年的工作展望(内容来源于“深圳ZAKER”):

一、要倾力打造广具影响力的创意型传媒。创意,是深晚最鲜明的标签。

二、要致力建设广具传播力的区域性融媒体矩阵。包括APP、微信公众号、深圳网易、深圳 ZAKER、视频及音频项目等。

三、要努力推动深晚智库建设,向新型智媒体进军。

 

过去这一年,国内外许多纸媒品牌走向消亡,但一片哀悼声中,逆势上扬者依然不是个例。上述四家纸媒,有的被寄予厚望,有的被广泛借鉴,有的是地方传媒巨头,也有的是根基深厚的老牌媒体。

在整个传统媒体领域,还有许多同样处在转型过程中的报纸或杂志,他们的成绩单或许也很可观,但为什么不愿意公开呢?媒通社得到最多的反馈是:希望有更稳定的模式后再对外公布。

这种情形也出现在广电领域。截至目前,几大卫视中只有湖南卫视在1月24日公布了营收情况:2018年卫视广告部实现全年创收86.8亿元,比2017年净增6.8亿,增幅8.5%。

相比之下,“地市级电视台欠薪,辽宁卫视发不出工资了,北京台收入减少了十个亿,河北卫视靠贷款维持......”这类声音在过去一年出现得更为频繁些。

整个2018年,传统媒体领域的好消息太少了,报喜不报忧的观念在媒体行业似乎不大流行。也因此,对于这些主动公布经营状况的媒体(即便有些数据仍然模糊),特别是在溃败时代仍实现正增长的媒体,我们应该报以掌声。

希望2019年的传媒业,好消息多一点,坏消息少一点。

【编辑】易巧君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 “湘聚新时代,千万有位来”2019新春大型公益招聘活动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