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从来不是偶然—探寻救人英雄左文雅背后的故事

2018-11-07 18:06:23来源:湖南民生网 作者:卢小颖 通讯员 徐明 涂敦法

分享至手机

【事件回顾】

救援现场

今年10月份,正在休假的武警某部驻合肥交通第一支队警官左文雅,途径湖南省湘潭市湘潭县青山桥镇松柏村时,发现一辆面包车发生车祸,侧翻在路基之下。左文雅当即展开救援,在试图打开车门无果的情况下,利用随车工具奋力撬开车门,救出了车内被困的一家七口。

左文雅

从军15载,他用热血守边疆,用行动诠释使命担当。他叫左文雅,一名普通的武警警官。他说,救人,是军人的本能。但我们知道,英雄,从来不是偶然。

心怀从军志,仗剑走边关

左文雅出生在湘潭一户贫困农家,父亲在他一岁时因公致残,丧失了劳动能力,家里就靠母亲务农养活。5岁那年,当他第一次见到回乡探亲的叔叔时,便被那军装笔挺、军姿挺拔的威武形象深深触动。2003年冬,左文雅应征入伍,如愿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武警战士。在身穿绿军装、胸戴大红花离家那天,母亲拉着他的手说,任何时候都不能忘本,要做个好人、当个好兵!

新兵下连后,左文雅被分到了平均海拔4100多米的西藏阿里,而他所在的原武警交通某中队,更是全支队条件最苦、海拔最高的单位,驻地海拔达4700多米,冬季最低气温零下30多度。从内地到高原,极端恶劣的自然环境让左文雅这个壮实的农家汉子也有些吃不消,胸闷气短、头痛欲裂,每天吃不下睡不着,短短几个月竟瘦了20多斤。

有人说,在高原当兵,躺着也是奉献,但左文雅和战友们扎根高原可不是为了躺着,他们守护着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公路、西藏西部运输的大动脉——新藏线。中队担负新藏线K650-K800段长达150公里的养护保通任务,官兵们不仅要忍受高寒缺氧和强紫外线对身体的摧残,还要完成繁重的施工作业,一年下来左文雅脸上脱了几层皮,手上磨了几层茧。由于当时中队还没有通暖气,取暖只能靠煤炉,但是炉火越旺,房间里氧气就越稀薄,躺在床上就像胸口压了块大石头,经常一晚上憋醒好几次。“施工累,睡觉更累。”这虽是左文雅和战友们苦中作乐说的玩笑话,但却是他们生活环境的真实写照。

为了能考学提干,义务兵两年里,战友休息他加操,战友娱乐他学习。2005年9月,左文雅以全支队第2名的成绩考入军校。军校毕业后,原本有机会留在内地工作的左文雅,却主动申请回西藏,朋友劝他别犯傻,领导也建议他慎重考虑,可他却说:“阿里虽苦,却是我的兵之初,当兵不能怕苦,做人不能忘本。”

由于工作踏实、能力突出,2012年左文雅升任指导员,成为全支队最年轻的中队主官。但由于其中队地处偏远、条件太苦,很多人不愿意去,去了也不愿意留,人才缺失导致中队建设相对迟缓。为了能挺进先进行列,左文雅担任指导员后大刀阔斧搞整改、抓建设。他坚持带头上工地,与战士同吃同睡同作业,平时每3天全路段巡查一遍,遇有暴雨等灾害,更是每天巡查。一年下来,中队全面建设水平持续提升,年度完成工程量全部达标,养护路段内保持全年畅通,当年中队便甩掉了后进的帽子,被支队评为“养护保通先进中队”。

抢险勇担当,热血铸忠诚

2009年,原武警交通部队被纳入国家应急救援体系,成为了一支国字号的应急救援专业化力量。金灿灿的“招牌”背后是沉甸甸的责任,对于左文雅和他的战友而言,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他常对战士们说:“人命大于天,使命重如山!如果百姓遇险,我们关键时刻拉不出、上不去、救不了,那就是军人的耻辱,是对使命的亵渎。”

2012年12月上旬,西藏阿里地区普降大雪,国道219线西藏日土县境内近百公里路段积雪达到30厘米,部分路段甚至超过1米,多个路段通行受阻。9日凌晨3点,中队接到上级灾情通报:在距中队100余公里的红土达坂有8名群众被暴雪围困,情况紧急。接到命令后,中队立即启动冬季保通应急救援预案,左文雅带领应急分队携带装载机、抛雪机等大型救援装备率先赶赴受灾地域。茫茫高原、皑皑白雪,低压低温让人举步维艰,救援谈何容易?漫天飘舞的大雪中,救援分队经过艰难跋涉最终成功抵达。左文雅命令队员将携带的军大衣及食品分发给受困群众,并命令卫生员对群众逐一进行身体检查,同时利用大型机械除雪清障。山风裹挟着暴雪吹得人睁不开眼,现场指挥的左文雅睫毛、胡须上都挂了一层冰霜,裸露在外的皮肤早已冻得失去了知觉……经过连续奋战,道路终于抢通了,被困群众成功获救、无一伤亡。临行前,百姓们看着这群冒死救援的子弟兵如雪松一般挺立在风雪中,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

2012年8月的一天,左文雅带领驾驶员解光成、测绘班长曾超进行例行性夜巡。突然,前方一座小桥下闪烁的灯光引起了左文雅的注意。“快点靠过去,可能出事了!”直觉让左文雅和战友们立即警觉起来。靠近后,左文雅发现一辆皮卡车停在干涸的河床上,车辆左前侧撞在桥墩上已严重变形。“老解,拿急救包,曾超,拿破拆工具,快救人!”三人带好装具飞奔下河,经过快速勘察,发现驾驶员被卡在驾驶室里,已陷入昏迷。“老乡,坚持住!”成功破拆后,他和战友小心地将受伤司机抬至巡逻车,一路狂奔百余公里,送往最近的阿里地区医院。在经过紧张的抢救后,该群众脱离了生命危险,而一夜未眠的左文雅和战友们已迎着晨曦,悄悄踏上了归队的路……

忠孝难两全,无奈亦无悔

“我和他是高中同学,当时他是班长,学习好、体育好、人缘好,慢慢地我就喜欢上他了。后来他参军了,我答应等他,他答应娶我。”回忆起以前的青葱岁月,左文雅的妻子朱涌满眼柔情。结婚9年了,由于左文雅工作地点偏远、条件艰苦,原本可以随军的妻子,也因要照顾老人、孩子上学等问题,只在部队生活了一年就带着两个孩子回到了湘潭,聚少离多已经成了这个家庭的常态。

“他把工作看得比命都重,爱部队胜过爱我。”话中虽有愠怒,可每当回想起这些年的经历,朱涌都显得既心疼又难过。“好几次他答应好的休假回家,可屡次推迟、取消,我气急了就跑到部队去找他,本来一肚子的火,但看到他的生活环境,也就全灭了。他们真的是太苦了……”

“许身报国不负党,忠孝难全负了卿。”这是女儿出生第二天左文雅写在日记中的一句话。当时左文雅所在单位维稳备勤压力大,工作多、任务重,直到妻子临产前一晚他才匆匆赶回家。当第二天陪妻子做产检时,不料妻子突然分娩,由于事发突然且事先准备不足,妻子生产后只能住在医院楼道的临时床位上,看着妻子苍白的脸,这个流血不流泪的军营硬汉抱着女儿流下了眼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左文雅说,那一刻,他真的非常内疚。

“他不是个好丈夫、好父亲,但绝对是个好人、好兵。”在得知左文雅见义勇为、勇救七人的事迹后,妻子朱涌并不惊讶说:“他配得上那身军装,对得起子弟兵的称谓。嫁给他,我不后悔。”

【编辑】卢小颖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